关闭

张谷清:用笔传扬天台山文化

2018-08-09 12:57:4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孙金标 吴世渊

在博大精深的天台山文化中,张谷清尤其喜爱天台山的围棋文化。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张谷清与老棋手陈立秋探访赤城山。

人物名片

张谷清,1935年生,1957年毕业于临海师范学校,1957年至1970年任中小学教师,1971年至1982年任文化馆创作员、剧团团长兼编剧,1983年至1995年任教委人事科长、办公室主任、《浙江教育报》天台通讯站副站长。

业余时间爱好创作,在各大报刊发表两千余篇作品,并出版了多本专著。现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天台学子在海外》主编。

天台作家张谷清今年84岁了,他珍藏着一份61年前的《文汇报》。回忆起年轻时的经历,他觉得,正是这份报纸,将自己指引到文学的道路上。

1955年1月19日晚,在临海师范学校读一年级的张谷清,刚结束了期末考试,快要回家过年了,他的心情很愉悦。

就在这天晚上,时任临海师范的校长杨民奎,向全校师生宣布了一项紧急任务。原来,1月18日,解放军打赢了一江山岛战役,但伤员很多,医护人员人手不够,需要临海师范的学生们担任护理工作。

“我出生于贫苦的农民家庭,靠着一杆红旗才有书念,为解放军护理,对我来说是义不容辞的。”当晚,张谷清便与一众同学,跟随班主任赶到华东军区驻台州的野战医院。

在医院里,医生与护士主要做抢救与伤口处理,学生们则为伤员擦洗,喂流食、水果等。有的战士在重伤昏迷中,还不时地喊着“冲啊,上啊……”,这场景令在场的人无不震撼。

张谷清负责照顾一位叫刘德荣的排长,在短短的护理期间,俩人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张谷清为刘德荣代写了一封给母亲的家信,还在刘昏迷期间给他献了300毫升的血。

1957年秋,《文汇报》举办“和工农兵在一起”的征文,张谷清思绪涌动,将在医院护理刘排长的故事写成散文《与刘排长在一起》。这篇文章后来刊登在该年10月7日的《文汇报》“笔会”上,成为他文学生涯的处女作。

师范毕业后,张谷清在天台的中小学教了14年书。1971年,他被调至天台县文化馆,从事文化工作。1976年,他调至天台越剧团,任副团长兼编剧,这时期,他创作了一部关于“刘阮遇仙”传说的剧本。

1978年,国家改革开放,这是影响全国人民的大事件。对张谷清而言,这一年还有个“小事件”,他撰写的文史散文《李白与天台山》发表在了《括苍》的创刊号上。正是这篇散文,为上世纪80年代的“浙东唐诗之路”鸣了先声。

“我热爱天台山文化,也热衷于研究、传播它。”在博大精深的天台山文化中,张谷清尤其喜爱天台山的围棋文化。

谈及与围棋结缘,张谷清说,早在1964年,他在水南村执教时,观村里一位老棋手下棋,便对围棋一见钟情,之后常与人对弈,琢磨棋理。1974年,浙江省棋类比赛在天台举行,张谷清任棋赛简报的主编。比赛中,他观看了围棋儿童组马晓春与金茜倩的比赛,并写了对弈速写,“没想到,多年以后,两人均成为国手。”

一边下棋,一边发掘围棋文化,张谷清发现,天台山可谓是一座“围棋仙山”。“东汉的刘阮传说中,就有刘晨阮肇二人与仙子学棋艺的故事,有出土文物明代朱小淞竹刻《刘阮入天台山对弈图》为佐证;历史上,葛玄、顾欢、司马承祯、贾似道、江用卿等都是棋道高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天台山棋坛亦人才辈出,包括朱象映、王庸础、叶声镕、陈立秋等人。进入上世纪80年代,天台的围棋人才井喷,先后出现了俞斌、金茜倩、朱菊菲、王慧等四位国手。

与此同时,张谷清也蜚声围棋界。“倒不是我棋下得多好,而是我长期为天台围棋事业发展摇旗呐喊。”张谷清撰写了《天台山围棋手》《棋星满天台》《俞斌在崛起》《春色长留黑白间》等作品,在《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浙江日报》等报刊上发表,这也为后来全国第一个围棋之乡花落天台,做了宣传铺垫。

“我见证了第一‘棋乡’的诞生。”

1988年10月26日,天台被国家体委、中国围棋协会授予了全国第一个“围棋之乡”,张谷清见证了这一时刻。

这天,天台举办了中国第一个围棋节日“天台山围棋节”。“棋圣”聂卫平来到了活动现场,被聘请为天台县第三小学围棋队的名誉教练。全国第一个围棋教研组在天台成立,同时,县里还举办了“新体育杯”围棋比赛,国手俞斌作为“擂主”在家乡坐擂……

这一天发生的故事,张谷清都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此后的许多年,他每与人说起这些事,便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心里满是自豪感。

张谷清写过不少书,如1996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了他的个人专著《乡缘文缘》;2006年,他出版了地方文史著作《千古绝唱天台山》;2012年,他出版的书籍《中华文化看天台》被誉为“神圣命题”“文化巨著”。到了2016年,他终于把一直伴随着自己的围棋爱好写成了《天下围棋看天台》——这是目前介绍天台山围棋文化最全面的书籍,当中有86篇文章,共15万字,都是他多年来积累的素材,由中国文化出版社集结出版。

读书一辈子,写作一辈子,但张谷清说,他最骄傲的,不是自己在文学上的成就,而是他培养了4个孩子,个个有出息。

“我的二女儿张鸣黎,脾气倔强不服输,她读高中时就立志要考大学,她说,男孩子能做到的她也一定能做到。”张谷清回忆,1978年高考,二女儿考上了浙江大学;1982年,又与班里的三位男同学一同考上了研究生。

在二女儿的感染下,小女儿张丹萍也立志要考上大学。“丹萍原本在青海西宁念书,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就回到天台中学读高中,后来考上了清华大学。”张谷清说,如今,这两个女儿都定居在了美国。

小儿子张瑞斌,少时很顽皮,“上头数理化,下头看妖怪”,很让张谷清头疼。“后来我检讨了自己,没有耐心细致地关心儿子,教育简单粗暴。”他便和妻子商量,用民主生活会的形式,和风细雨地与儿子谈心。张瑞斌对这种方式很受用,高中三年,他刻苦读书,高考居然成了台州市的文科状元,并最终就读于复旦大学中文系。

还有大女儿张敏,在仙居中学读的是广播写作班,没学过数理化,无法考大学,毕业后成了村小老师。在弟妹的激励下,她通过自学考试取得了大学文凭,成为一名中学教师,还评上了中学高级教师的职称。

儿女们都学业有成,孙辈也不甘落后。张谷清的大外孙考入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孙女则以俄亥俄州都柏林中学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并考上了名校康奈尔大学。

“至于我自己,也修完了高师函授,成为温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生。”张谷清说。

从农户之家到书香之家,张谷清觉得,自家历经的变化,正是中国家庭文化巨变的缩影。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