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小说和诗歌: 温岭文坛的双子星

2018-09-09 08:47:5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张亚妮

2018年7月5日,温岭举办“海角诗会”

按文学类型大致分法,小说寓言是叙事文学,诗歌是抒情与意象的结合体,温岭文坛最可圈可点之处,正是这两大门类最有影响力,如耀眼的双子星。

杨邪、若水等作家都是小说、诗歌创作的多面手,孙敏瑛、戴升平、俞江、姜良、范蓓丽、杨渡等是目前温岭小说创作的中坚力量,江一郎、丁竹、老枪、藏马等人则把温岭诗歌带向了全国。

“寓言大王”引路 两代小说家接力

上世纪,温岭作协的陈必铮开创台州寓言文学之先河。他创作了500多篇寓言作品,出版了《真理赶路》《狼笑鹿》《真理旅行记》和《偷吃禁果的孩子》等五部个人寓言作品专集。《中国少年儿童60周年典藏》《中国当代寓言选》《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精品寓言卷》等100多部寓言集收录了他的作品,还有20多篇被译成英文、日文走出国门,介绍给海外小读者。同时创作寓言小说的还有现年70多岁的老作家梁祖霞,至今仍笔耕不辍。

温岭市作家协会主席杨邪是台州知名度最高的作家之一。杨邪于1989年开始创作小说,其中篇小说《楝树墩》感人动情,读完令人掩卷深思,深得很多学生认识杨邪、喜欢杨邪的经典小说。最近他还开始创作起儿童小说,去年发表了《十四岁出门夜行》、《芭芘》等多篇小说。

杨邪是个多面手,小说和诗歌的造诣都很高。有不少文人夸赞“他是台州最好的小说家之一,最优秀的诗人之一”。

“诗歌写作与其他类型的文学作品不同,它常要为内心需求而写。作者想写就写,有感而发。”杨邪介绍道。

孙敏瑛也是写小说的一把好手。她的多篇小说发表在《青春》等文学杂志上,去年发表了《小镇》和《散落在天涯》等小说。孙敏瑛的小说将乡村生活的男男女女、两性生活、风土人情刻画得入木三分,塑造了小容、韩晓蕙、金彩云等多类性格迥异的女子。

此外,“00后”作家杨渡已出版两部小说《闯江湖》和《喜糖的魔力》,姜良出版《李靖评传》等历史小说,江鑫荣擅长写商战小说,颜德神用笔名余生在台湾《有荷》杂志上发表作品,赵斌涛的小说善于构建精妙的叙事结构,刻画人生百态,范蓓丽擅长写城市生活和市井小说,网络作家俞江居家写作,在起点文学网每天更新八千字,在网上有着超高的人气。

新锐作家

在《西湖》杂志“三连发”

去年10月,温岭新锐作家戴升平让大家看到了她扎实不俗的写作水平。她的三篇小说 《水草》(短篇)、《门》(中篇)、 《灰老鼠》(短篇)发表在《西湖》杂志上。作为《西湖》杂志今年第十期的新锐,戴升平很少直写现实里的这些伤痛,她更喜欢将故事和人物放到另一个空间里去,架构起一个魔幻现实的世界。她的小说里有许多放任自流的心绪在流淌,也有众多敏感的个体生命在震颤。

戴升平从小在农村长大,她生活的大部分经验来自于玉环楚门镇。家族前辈中出过才女,又受喜爱文学的祖父影响,便爱上了写作。

“我小时候在农村里生活,成长的地方小而拥挤,跟着老者,听了许多苦难故事。我看到和听到的东西,会深深记在脑子里,在恰当的时机,这些东西会突然重新冒出来。”戴升平说。

她喜欢将小说背景架空,喜欢淡化故事,喜欢用散文的手法写小说,因此她在小说里常常花费很多篇幅来描写一些心绪、联想,进而影响整个小说的叙事节奏。

“我在氛围和场景上会下较多功夫,这也许跟女性的细腻有关。”戴升平坦言,“小说的故事性是我的弱点,我写小说没有提纲没有简介,常常是被文字或者情绪牵着走,进入一种氛围不能自拔。我有些执著地喜欢写氛围,让文字有一种特殊的气息,有时还留一些似有若无的回味。”

“三驾马车”唱响全国诗坛

温岭诗歌有“三驾马车”,分别是丁竹、老枪(谢卫国)、江一郎(江健)。

丁竹的“海洋诗歌”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他的诗集《蓝色海岸》共分《渔汛季》、《帆之上》、《石屋群》、《流动的岛》、《强台风》、《在岬口》、《椰叶之影》、《晒在网上的阳光》、《螺歌》、《大奏鼓》十辑。

丁竹似乎把大海作为人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桥梁来看待了,因此他的海是集人性美、生活美和宇宙美于一体的大意象。他对远古在海上生活的渔汉子夜捕的海域情致诗感特敏锐,他又以渔女作为生生不已的生命象征来激发他对人生在于海域的神秘期待。

说起温岭的诗歌,绕不开的一个诗人是今年去世的江一郎。不少人评价他是温岭写诗歌写的最早也是最好的。江一郎获过诗刊社首届华文青年诗人奖、首届“人民文学诗歌奖”,著有诗集《白银书》(合集)、《山地书》、《风中的灯笼》,是台州诗坛的领军人物。

江一郎的诗歌题材多样,从最初的乡土题材,到后面对底层人物的关注,对生命的关注,江一郎的诗行间弥散着诗人的悲悯情怀和忧患意识,因而他的诗洋溢着浓郁厚重的生活深度和情感浓度。

诗人老枪著有诗文选《100余首及其他》等,并编有《中国网络诗读本》《民间鲁迅短诗奖获奖作品集》等。多次获全国性诗赛及其他文学奖励,其中获《诗歌报月刊》二届爱情诗大赛二等奖,连续三届获《诗神》月刊校园诗人奖。

老枪认为,许多好诗歌往往都比较“真”,而非过“虚”与“浮”,有时对于人性都有较为深入触及,甚至不乏幽默或荒诞。除此,一首好诗在艺术上其中一般都应有属于自己的诗的意味、层次与节奏,让人心动、神往。

两位诗人成“中坚力量”

继“三驾马车”后,先写小说后写诗歌的作家、诗人若水(胡君土)是“60后”,以其清新简单、自然流畅的诗歌进入大众视野。若水说,写小说跟阅历有关,写诗歌是将思想、心灵上的经历抽象化。

若水曾写过土改时期的长篇小说,但自己感觉不甚满意。上世纪80年代,若水去坞根朋友家住了九天,进行采风活动,本想采写红十三军的故事,后来却发现了一段婚姻的故事。2005年,若水的小说集《枫城落魄》出版,就以坞根为原型,展现了坞根的风土人情和乡村群像。

后来,跟江一郎、丁竹熟悉后,若水也开始创作诗歌。他的第一首诗《红蜻蜓》发表在温岭文联主办的《三角帆》上,语言温婉抒情,颇有朦胧诗的味道。后来,他的诗歌作品先后发表于《扬子江》《诗选刊》《西湖》等杂志。

“我的诗歌写作不是靠灵感,而是把存放在记忆力的经验释放出来、情景重现,所以我的诗歌画面感还是蛮强的。”若水介绍,“受小说写作影响,我有时把小说里的元素运用到诗歌中,因此我的诗歌多描述,少抒情。”

在中青年一代的诗人中,“70后”藏马的诗歌不容忽视。藏马是“台州十友”之一,他的诗歌前卫先锋、能够分别驾驭“快”和“慢”两种节奏和表现方式。

藏马诗歌的“快”,以《我应该致歉》《晚祷》《雨水之章》《一种眩晕》《我们分开,好像就在昨天》等为代表;不仅诗歌的内在节奏快速,主体的诗思呼吸也快捷。藏马的“慢”,展现了他掌控复杂的高度智性和矫健身姿。以《锻造坊》和《他之诗》为代表。

长诗《给L·H》和《诸神醒来》是藏马精神性探求的主要作品。在这里,藏马的思维是发散性的,任何物象都可以随意组成他诘难、质询、拷打、互否的工具或元素。无疑,他是“台州十友”中最有精神性追索的诗人。

温岭作协供图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