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特色小镇,为什么强在浙江

2018-10-05 16:35:29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吴朝香

湖州“中国美妆小镇”一家化妆品企业的生产线。新华社资料图

游客在浙江省龙游县的红木小镇。新华社资料图

在浙江的特色小镇中,磐安的江南药镇曾创造过奇迹:它完成了一次从被警告到优秀的华丽逆袭;

而杭州的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则一直有着优等生的光环:它名列浙江首批37个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又是被正式命名的首批省级特色小镇,这样的殊荣当时全省仅有两个。

特色小镇看浙江。由浙江最早探索的特色小镇,在短短三年时间内,走向全国,成为“网红”。

如今,浙江已有7个省级特色小镇,115个省级创建小镇。百个特色小镇的布局已大致呈现。特色小镇为什么能在浙江大地发展得生机勃勃?江南药镇的逆袭和玉皇山南基金小镇的坚持也许是最有说服力的两个故事。

1.13%的空间和4.6%的产出

3年前,阮志毅将自己的安丰创投公司搬到玉皇山南基金小镇,那时他只是想为上升期的公司找一个更大的场地。

当时,浙江刚公布第一批37个特色小镇创建名单,玉皇山南基金小镇赫然在列。

浙江特色小镇的发展与起步,称得上又快又稳:2015年1月,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建设特色小镇;当年6月,第一批37个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正式公布;2016年1月底,第二批42个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公布,同年,国家提出到2020年将培育1000个特色小镇;2017年,全国两会上,特色小镇的概念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不过,当时的阮志毅,大概还想不到自己这个“搬家”的决定,是多么幸运。在随后发生的一些影响行业的大事件中,这个刚创建的金融小镇帮助他和同行们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

2016年,因为全国创投类公司暴增,工商部门发文此类企业暂停注册,阮志毅和同行们心急火燎。

“我们通过行业协会向国家相关部门作出解释,小镇管委会也很快将我们的建议和呼声反映上去,从很多角度对上级部门作出解释,这件事很快就得到了解决,起码比其他地方快了一半。”

这是阮志毅初次感觉到小镇的便利。

此外,小镇上设有专门的工商、税务等部门,方便园区企业“办事不出小镇”。

“因为专门对接我们这种金融、创投类企业,政府的办事部门也很专业,效率很高。”这是最让阮志毅满意的地方。

好的发展环境也带来了好的效益,他的团队在这里创下了人均税收100万以上的成绩单。

阮志毅的企业,只是众多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入驻者中的一个缩影。截至今年4月,这里已累计入驻金融机构2500多家,总资产管理规模10599亿元,税收超过43亿元。

而浙江特色小镇发展三年来,入驻企业达5万多户,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525家。建成创业创新基地360个,集聚了“新四军”创业人才2万人,特色小镇已成为高端要素集聚地。省发改委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省级命名小镇和创建小镇建设总面积达147.3平方公里,用约占全省建设用地1.13%的空间,承载了全省6.8%的项目投资,创造了约4.6%的总产出,贡献了4.4%的税收收入,真正实现了小空间大集聚、小平台大产业、小载体大创新。

三年完成投资3000个亿

在成为全国最大的对冲基金聚集地之前,玉皇山南基金小镇所在位置是陶瓷品交易市场。交通不便,环境不好,是杭州“脏乱差”的代名词。

如今的基金小镇,草木成荫,白墙黛瓦的江南院落掩映其中,雅致的环境成为吸引不少企业入驻的原因。

这种嬗变发生在短短的两年之内。在主打金融特色之前,玉皇山南基金小镇的产业定位也经历过几次更新,最先入驻这里的是一些轻资产的文创企业,之后,以基金产业为代表的金融产业入驻,实现了产业的二次更新。

环境上,从破败院落变为诗画庄园;产业上,从低端产业到高端金融业;人口上,汇集了大量金融人才。因为这一系列的蝶变,玉皇山南基金小镇从众多全省特色小镇中脱颖而出,在2017年,成为首批被命名的两个省级特色小镇之一。

对于阮志毅这样的入驻者来说,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和一起被命名的杭州余杭梦想小镇一样,以产业“特而强”、功能“聚而合”、形态“小而美”、机制“新而活”的独特气质,成为实现创新创业者梦想、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建设服务型政府的新平台。

截至2017年,省级命名小镇和创建小镇三年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161.3亿元,其中特色产业投资为2230.5亿元,呈逐年增长趋势,占比为70.6%。特色小镇已成为我省有效投资的新增长点。

自己给自己戴上紧箍咒

2017年,在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尽享优等生荣耀时,江南药镇指挥中心主任施雄飞和同事们也长出一口气,他们在2016年度考核中,被评为优秀,从2015年度的被警告到一年后的优秀,江南药镇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在全国各地纷纷建设特色小镇时,浙江再次先行一步,开始了自省自查:不搞终身制,对特色小镇进行考核。

2016年,经省特色小镇规划建设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考核,省政府审定,2015年度首批公布的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对象评选出优秀、良好、合格、警告、降格小镇。

特色小镇的队伍中首现差等生。这次考核中,南浔善琏湖笔小镇、苍南台商小镇、磐安江南药镇被“警告”,而奉化滨海养生小镇成为首批37个特色小镇里唯一被降格的小镇——由创建对象降为培育对象。

“当初浙江向全国推出10个特色小镇典型时,我们排在第一个,哪里会想到2015年考核时,竟被警告。”对于这个结果,施雄飞坦言2015年做得确实不太好,但警告是万万没想到的,“我们当时想,起码能合格。”

对特色小镇来说,一年一度的大考就像紧箍咒。

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曾表示,特色小镇要速度和数量,但关键是质量,严字当头,而且只会更严,考核更细。如果做得不好,该降格就降格,该警告就警告,该淘汰就淘汰。

这话并非说说而已。就在本月,省发改委公布2017年度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和培育对象考核情况。考核中,24个小镇考核为优秀,32个小镇良好,29个小镇合格,14个小镇警告,7个小镇降格。

虽然打了翻身仗,而且接下来的两次考核,江南药镇都是优等生,但施雄飞和同事们丝毫不敢放松,“没心情庆祝,因为下一次考核马上来了,任务就摆在那儿,压力很大。”

优胜劣汰,有进有退,有奖有罚,正是因为这样的自查,让浙江的特色小镇最终保持蓬勃的活力。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