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东新堂村: “麻将屋”里促征迁

2018-11-04 08:11:43  来源:台州日报   作者: 何 赛

     “轰隆”一声,随着挖掘机大臂挥动,一幢3层楼房应声而倒。11月2日上午9时,椒江下陈街道东新堂村开启又一轮“拆迁战”。

指挥现场后,该村两委班子匆匆钻进附近一间麻将机商行,例行每天的“征迁碰头会”。

该地离拆迁现场不足5米。窗外,可见尘土飞扬间,该村9间拆迁屋逐步“土崩瓦解”。这意味着该地去往机场路的通道将就此打通,为重点工程现代大道、地下管廊等工程腾挪出建设空间。

窗内,两委班子激烈探讨最后6间房屋拆迁事宜,力争尽快将工程涉及的92户共108间房屋全面拆除。

自今年9月底开启“拆迁攻坚战”起,35个日日夜夜,12位两委班子成员以该“麻将屋”为中心,齐心协力,一线办公、一线协调、一线谋划,在全线征迁工作中脚步迈在前列。

以“麻将屋”为临时办公室

“别忙了,大家先来吃饭!”每到中午12点,东新堂村村委会副主任徐海青都有点“烦恼”。他得再三催促,村两委班子们才从手头的事中抬起头,匆匆扒拉饭。

饭是徐海青个人掏腰包,家里人买菜、做饭,义务为两委班子提供的。“征迁工作这么辛苦,一天从早到晚10多个小时,午饭这顿得吃饱才行。”徐海青说,既希望大家吃饭补充体力,又怕打断干活节奏,这让他有点为难。

大伙儿心里感激,嘴上不说,每天都抢着去买菜。其实,这家离拆迁现场几步之遥的麻将机商行是徐海青家所开,也是他主动提出将其作为临时办公室。

村里办公室距离现场500米。路虽不远,在急迫想要打开征迁局面的两委班子看来,一分一秒都会拖延建设进度。指挥拆迁、来回跑村民家里做工作、拿材料、临时聚集开会……一天下来,至少得以办公室为原点,跑个十几趟,时间和精力耗损极大。

“窗外就能见到现场,离拆迁村民近,也能更好把握征迁动态。”一个多月下来,两委班子们早已习惯在临时办公室工作。两张长桌子,十几个凳子,有时候前来沟通咨询的村民多,还得借用麻将桌。这间36平方米的小屋,也是他们的临时休息点,中午累了就地打个盹,醒来出门就可继续手头的活。

条件艰苦,也没人喊累。两委班子里大部分成员都已合伙搭档十多年,同样的默契和信念支撑他们团结努力,共同推进工程征迁新进度。

“闭着眼睛签下协议”

“村长(村委会主任)和书记(村支书)闭着眼睛就签下协议!”提到东新堂村如何打开征迁局面,下陈街道党工委书记于巍脱口而出。

由于村民对于拆迁尚存畏难情绪,该村现代大道、地下管廊等工程政策处理迟迟无法落实。一面是紧张的建设进度,一面是村民的观望与不确定,在村支书徐昌礼的带领下,该村两委班子带头鼓舞村民。没有丝毫犹豫,一接到拆迁意向书,他们就立马签下自己的名字。

9月28日,村主任徐建明家房屋拆除,属全村首家;10月1日,村支书徐昌礼家住房拆除,全村第二间。拆迁“双响炮”,一下子点燃村民对于拆迁后村里发展的信心,不少人在此触动下,纷纷同意拆屋。

“尤其是徐昌礼,率先说服自己父母和兄弟,一次性拆除家族7间房。”这么大力度的拆迁决心,让村文书徐昌德很是佩服,也让村里颇有怨言的人都改变了态度。  

)“从5月份知道要征迁以来,他就投入到工作中来,几乎是每天最早来,最晚走的那个,到村民家里沟通一说就好几个小时。”

徐昌礼笑着说,对他意见最大的是他妻子。每天忙得脚不离地,家里房屋拆除全靠妻子一人搬家。直到拆除当天,还剩很多东西尚未挪动,只能任由埋在废墟中了。

征迁之路任重道远。在徐昌礼等人的带头下,东新堂村征迁局面渐入佳境,每周三成为固定的“拆迁日”,在整个街道5个村的拆迁进度中位居榜首。

出资160万让村民住得更舒坦

缝纫机、桌子、台灯……当天,在家人的帮助下,村民徐昌程将林林总总的家什搬入“新家”,开启在临时安置房居住的生活。

“住这里蛮好的。”徐昌程今年56岁,因为多年腿脚不便影响生活,村两委特意破格为其留了一间房,和60周岁以上老人共同享受专属临时安置房。

这是村两委在“麻将屋里”共同讨论,提出的“照顾村里特殊群众”举措。据了解,为让村民们住得更舒坦,经多次探讨后,该村还在标准一层楼房的基础上,村集体出资160万元将36间临时安置房加盖成2层。

顺着房屋走下来,记者看到,屋内抽水马桶、木扶梯、吊顶都一应俱全,拆迁村民也都心情愉悦。

以情动人,以己度人,是该村两委在做好拆迁工作的一大心得。不光改善居住环境,在很多小细节上,也尽量做到面面俱到:村副主任徐明来,腾出自家三楼供一户拆迁村民居住;对于独居又年岁偏高的老人,专门请搬家公司协助运输东西……

一位村民悄悄拉过记者,哽咽说道,这段时间村主任徐建明母亲病重,他一直在村里和医院来回跑。“我家拆迁前夜,他还顶着母亲刚刚去世的伤痛,过来安抚我们拆迁情绪。”

真情换真心,一户户拆迁“难点户”都逐步“化冰”,该村征迁工作即将圆满完成。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