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青年音乐教师黄岳云的特殊课程

2018-11-09 10:50:0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林 立

每周五,黄岳云指导学生舞坎门花龙,他也成了学生们的“龙头”。

被选中,是责任

他是音乐老师,每周五却又变身为“舞蹈老师”,带着学生们在操场四处翻飞。

作为玉环坎门二中两个音乐老师的其中一位,黄岳云除了音乐课,还需负责社会课、德育课,最特别的工作,是他负责的“坎门花龙”社团。

黄岳云是大麦屿人,出生于1987年,2011年到坎门二中任教。他大学就读于衢州学院音乐教育专业,来到坎门二中后,他和美术、体育老师一起,承担起了学校社团活动的教学。

坎门二中位于坎门钓艚地区,这里是坎门渔家文化最悠久、最纯正的地方。顺理成章地,学校的社团活动就吸纳了当地的“鱼龙灯舞”作为课外活动项目。

黄岳云最初负责的是鱼龙灯舞的教学。

“这门民俗舞蹈男女都可以学习,轻快活泼,非常适合初中生。”

在黄岳云和其他老师的辅导下,该校学生练就了扎实的技艺,频频在玉环乃至全市、省内的活动上表演鱼龙灯舞,斩获佳绩。

因为传承“鱼龙灯舞”的成绩突出,坎门二中得以和另一项坎门非遗“坎门花龙”结缘。

“2012年,为做好坎门花龙的传承和保护工作,学校将坎门花龙纳入课程,成为坎门花龙传承基地。”黄岳云回忆,来学校推广的两位传承人,让他与坎门花龙的初次见面格外正式、庄严。

两位非遗传承人分别是鲍木顺和连夏明。

鲍木顺94岁,连夏明65岁,两位老人给黄岳云的第一感受是面容沧桑,不怒自威。虽然没接触过花龙,但两位老师向他讲述这门技艺时的态度,让黄岳云对坎门花龙满怀敬意。

“两位前辈告诉我,花龙的由来非常悠久,和戚家军抗倭有关。所以舞龙时,有‘接龙’仪式,还要举着‘令’字红灯,这些都是充满古代军队气质的阵法,有500多年历史了。”

黄岳云告诉记者,在进驻坎门二中前,鲍木顺、连夏明曾在坎门技校传授过技艺,该校关闭后,花龙就没有了教学基地。因为“在年轻人中传承”的愿望没有实现,黄岳云明显感受到了鲍木顺对于传承花龙的迫切心情。

“看到94岁的鲍老给学生做示范,颤巍巍地举起龙头,我肃然起敬。我知道,自己今后将担负一个重大责任。”他说。

正青春,且舞龙

身高一米八五的黄岳云,非常适合举龙头,舞动时他的动作爽利,姿态潇洒。这让鲍、连两位前辈感叹,这个年轻人和花龙,真的很有缘。

在认真学习了技艺后,黄岳云就成为了学生们的“龙头”,每周五,除了恶劣天气,他一直坚持教学,至今已有6年。

“每周五两节课,从初一到初三,分为三个梯队。每个梯队,按照不同进度进行教学,两节课利用得非常充实。分梯队有好处,不同队伍可以轮流上阵,因为舞龙非常耗体力,学生可以休息,同时利用休息观摩其他队员的动作。”

舞龙最强调的是精气神,因此没有气势,没有全心投入,哪怕学会了动作,也不算真的会舞龙。这对于体力普遍不怎么好的新生代初中生,是个难题。

黄岳云非常善于鼓舞士气,他让学生兴奋起来的招数,就是亲身上阵。

“当我发现大家兴致不高时,我就自己上去举龙头。这和其他体育活动不同,当老师带着龙头,就会觉得师生是一体的,有股说不出来的凝聚力和亲近感。”

坎门二中的学生,全是新坎门人——民工子弟。有些孩子由于各种原因,文化课不好,往往不是很自信。当他们接触了舞龙之后,渐渐变得自信起来。

虽然已经顺利教学了6年,可黄岳云觉得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

“坎门花龙的看家手艺,是‘花龙绕柱’,这是最精彩也是最难的环节。不仅学生们还没学,我也没学全。”

黄岳云向记者介绍,花龙绕柱,古时一般在海滩渔岙、村庙、天井等地表演,最重要的道具就是柱子。按传统习惯,绕柱时整条龙要东进西出,再西进东出。

“例如龙从大门东侧进,绕柱后再从大门西侧出。然后,按对称的绕柱路线,从大门的西侧进,东侧出。东进西出从第10柱开始绕柱,西进东出则从第9柱开始。绕柱时,以龙头带领,各节依次跟随。”

因为学校场地没有立柱,这项手艺既难学,也难演。

好在传承了制作工艺的连夏明,已经在赶制一批装了滚轮的塑料管立柱,同时也在制作一条耗资上万元的新“龙”。一切顺利的话,明年开始,黄岳云就要带着学生进入“花龙绕柱”的新领域。

看着一批批学舞龙的弟子毕业,黄岳云很是感慨。他觉得,这门技艺由民工子弟传承,意义重大。

“我觉得外地孩子学舞龙,反而有优势。本地学生很少有兴趣,家长也不支持,民工子弟愿意吃苦,同时对第二故乡的民俗非常有兴趣,课余时间愿意参与。不说孩子,在钓艚本地,那些曾经舞龙的主力中青年人,很多都不再参与舞龙了。这门古代民俗和现代生活关系越来越浅。”

不少民工子弟出生在玉环,早已把玉环当成自己家。因此,他们对于能够传承第二故乡的技艺特别上心。

如今,每到过年期间,很多往届的学生都会以舞龙队员的身份参与各种庆典、活动,在坎门的大街小巷舞起花龙。在黄岳云看来,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

出了学校,黄岳云很少和朋友提起自己这份特殊的教学,直到不同媒体对他的报道被亲朋好友看到,他才在大家的询问下聊起这事。

“很惊喜的是,大家都很支持我,一点也没觉得我在做一件‘老古董’的事。这也让我很欣慰,更有动力。”

舞龙技艺虽老,但一旦它被正青春的少年男女舞动起来,依然生猛昂扬。看着朝气蓬勃的孩子们舞龙,是黄岳云最享受的时刻。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