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沈青山: 专注水果推广事业四十载

2018-12-07 08:42:4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单露娟

人物名片

沈青山,1948年出生,仙居县林业局退休干部、高级农艺师。作为全县第一个水果专业技术干部,几十年来,沈青山一直在从事水果推广工作,以过硬的专业技术为“中国杨梅之乡”的发展及仙居果农的增收作出了贡献。2008年退休后,他仍奔走在仙居的山林果园,为果农们解决各种问题。

1979年,沈青山在仙居找了几个公社试种柑橘。不到三年,柑橘喜获丰收。到上世纪80年代末,仙居县已种有柑橘6万多亩。

果农们亲切地称呼沈青山为“杨梅司令”,也有人称他为“仙居袁隆平”,这些赞誉背后是优异的经济效益。

沈青山今年70岁,从1978年与仙居水果结下缘分至今已过去40年。稀少花白的头发、堆积在眼角眉梢的皱纹,常年在山林果园间奔波的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但是这位七旬老人没有停下脚步,他腰杆挺直,走路生风,依然在水果技术探索的道路上前行,“我这辈子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一心都扑在水果上面了,让我放下,我不习惯,也不愿意。”

与水果结缘

1948年,沈青山出生在仙居县横溪镇一户农民家庭。沈家兄弟姐妹多,生活拮据。初中毕业后,为了能提早工作赚钱,他选择到位于黄岩的台州农校读中专。

1968年,沈青山从台州农校果蔬专业毕业时正好赶上上山下乡,他响应号召,回老家务农去了。直到1978年12月,沈青山被分配到仙居林业局从事水果专业推广,成为全县第一个水果专职干部。从此,他和水果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那时的仙居县以粮食种植为主,全县水果的种植面积加起来也不过1082亩,其中柑橘更是连50亩都不到。“那时候,仙居人想吃水果只能从外面买。”刚进单位的沈青山接手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黄岩买橘子,“当时,县里开大会,要准备水果。因为我对黄岩比较熟悉,主任就让我去黄岩水果公司买一车橘子,每个参加会议的人凭票领3斤橘子。”接到任务后,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心里嘀咕:我自己就是搞水果栽培的,却要去黄岩买橘子,这太没面子了。回来后,沈青山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水果在仙居种起来。”

1979年,沈青山在仙居主动找了几个公社试种柑橘。“当时大家都持怀疑态度,担心种不成功。我就告诉他们,我们仙居的气候条件和黄岩相当,应该是没问题的。”沈青山的保证,再加上仙居人对能吃上自己种的水果渴望已久,最后,在选定的3个公社内,“见缝插针”地栽种了共两百多亩的柑橘树苗。

不到三年,柑橘喜获丰收。消息传来,全县各地种植柑橘的积极性高涨,柑橘苗木一时供不应求。仅1984年一年,仙居县就种植柑橘1万多亩,到上世纪80年代末,全县已种有柑橘6万多亩,柑橘一度成为仙居水果的当家品种。

种植杨梅

柑橘收获了不错的效益,沈青山便琢磨着把杨梅也扶持起来。

仙居栽培杨梅有1000多年的历史,几百年前的古杨梅树仍然生长在仙居的土地上。虽然古杨梅树也结果,但因为酸度高、交通不便等问题并没有市场,“那时候根本没有人卖杨梅,有人想吃杨梅了就拿自家的粮食去有杨梅树的人家换一点。”

因为工作原因,沈青山经常有机会参加上级的专业会议。“当时全台州就黄岩东岙村有一株东魁杨梅树,大会上经常听他们夸奖东魁杨梅怎么好。”沈青山听得心动,凑巧,他有个同学在黄岩林特局,借着这层关系,他拿到了两百株嫁接的东魁杨梅树小苗。

1984年,沈青山在仙居种下了那两百株小苗。1985年他又从宁波慈溪引进荸荠种杨梅。杨梅在仙居刚开始栽培时,产量并不高,农民也没有取得好的经济效益。

1987年,中国农科院水稻研究所的专家来仙居推广多效唑(一种抑制剂)。听完课后,沈青山想:这种试剂是否可以运用到杨梅树上呢?趁着休息时间,他找到专家,提出问题。专家告诉他,多效唑在水果上还没有运用过,他送了沈青山一公斤多效唑,鼓励这个年轻人回去试试。

因为心里没底,沈青山并没有声张,只私底下找了几个农户,在柑橘、杨梅、桃、梨等水果上试用,第二年杨梅成熟的季节,沈青山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当时,白塔镇鱼山村的村党支部书记带着几个村干部找到沈青山家,“他们问我去年在桥头村用了什么东西,喷过的杨梅长得很好,希望也使用在自己村的杨梅树上。”沈青山听到后心中狂喜,多效唑对杨梅的生长是有作用的!他开始在鱼山村的杨梅树上进行全面试验。

那一年,鱼山村的杨梅长势喜人,全县杨梅现场会议也被安排在鱼山村召开。台州科委了解到此事后,给沈青山列了一个“多效唑在杨梅上应用”的课题。1990年,沈青山正式在仙居县西炉村开始进行研究。

喜获丰收

沈青山的家在县城,到西炉村要过永安溪。那时候永安溪上还没有桥,每天,他先骑着自行车到渡口,然后再乘船过去。果农们感激他,中午就热情地留他吃饭。

经过五年多辛苦地研究、试验,沈青山终于和课题组总结出一套完整的杨梅应用多效唑技术,使幼龄杨梅的投产期提前两到三年,克服了杨梅的大小年结果现象,使杨梅产量增加一倍多,品质也明显提升。西炉村也成为了远近闻名的“仙梅”村。

每一项技术的推广都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沈青山当然也遭遇到了一些困难。

一棵果树结了太多果子,成熟后,果子个头就小。为了提高质量,沈青山提倡果农疏果。但这不是件容易的事,“老百姓看到杨梅树上大批的果子很高兴,你让他们摘掉一点,他们舍不得。”果农们敬重沈青山,见他亲自过来教导,只得和他一起疏果,“现场他们都说‘好的,沈老师,我们知道怎么做了,您回去休息吧’,我一走,他们就不疏了。”没法,沈青山只能挨家挨户到果园和果农一起疏果。疏果后,杨梅的质量有了明显提升,到了下一年,不用沈青山督促,果农们便开始自觉疏果。

解决了产量的问题,杨梅的贮藏保鲜又是一个问题。为克服杨梅“一日色变,二日味变”的贮藏保鲜限制,沈青山和同行一起不断研究、探索和试验,摸索出一套杨梅气调冷链贮藏保鲜技术。因为“杨梅成熟期太集中,仙居交通不便,影响销售”,他又另辟蹊径,利用仙居三面环山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探索出了“杨梅梯度栽培”技术,将杨梅的采收期从原来的半个月拉长到了近两个月,让高山成了杨梅的自然保鲜库。

果农们亲切地称呼沈青山为“杨梅司令”,也有人称他为“仙居袁隆平”,这些赞誉背后是优异的经济效益——那几年,仙居杨梅年产量年年攀升,产品不仅远销大江南北,进入北京、上海等各大市场,还闯入了俄罗斯、法国及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市场。1999年、2001年,仙居杨梅相继被评为中国国际农业博览会名牌产品;2001年9月,仙居县被命名为“中国杨梅之乡”,农民收入显著提高,杨梅单株收入最高的达5000多元。如今,仙居杨梅已在全国赫赫有名,每到杨梅成熟的季节,仙居就会迎来旅游的黄金期,杨梅产业成为一条欢快的产业链,推动着仙居经济的发展……

发挥余热

2008年3月,沈青山退休了,他没有在家休息,依然奔走在田间地头。对于他来说,仙居的水果就像他亲手带大的孩子,他舍不得离开它们。

平日里,沈青山利用各种平台,到村里为果农举办技术培训,退休以来已经开设过数不清场数的培训课。除了仙居,他的足迹还遍布衢州、宁波、杭州,甚至重庆和湖北一些地方。他将技术带给了全国各地的果农。

因为和果农的关系早已亲如家人,果农们有什么种植难题都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他。丰富的第一手资料,让这位退休老人撰写了不少调研资料,诸如《农林病虫天敌调查与利用》《杨梅生态在恶化,果品市场在告急》《保安全、促提升:实现仙居杨梅可持续发展》等,给新时代的杨梅种植提供了实用的研发素材。

沈青山的家门口有一大块空地,多年来,他在这块地里种了各种各样的水果,不出门的时候,他就在家里打理这些果树。“除了研究这些,我其他什么都不会。”沈青山说,“我能几十年如一日地扑在我喜欢的专业上,全靠我妻子在背后默默地支持。”

为感谢妻子沈一明对自己的包容和支持,70岁的沈青山做了一件这辈子做得最浪漫的事情——给妻子写了一句诗:“金鸡一鸣万物新,日月同辉山更青。”诗里包含了两位老人的名字,也包含着爱。

本文配图由采访对象提供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