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润物细无声——一名网格员的自述

2019-01-11 12:56:1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丁蔚慧

我是台州市7052名网格员的一份子。网格员是宣传员、信息员、巡查员、监督员和调解员,在社区工作中与老百姓接触最为密切。

我工作的临海市涌泉镇后泾村,拥有户籍人口3400多、外来人口500多,商铺80多家,平时工作量比较大。我是村里三名网格员之一,上岗已经一年半了,除了完成日常工作,感触最深的就是如何与外来的朋友打交道。

我常自嘲长着一张接地气、朴素的脸,来做网格工作是有优势的,不会让人有距离感。当然,工作和脸关系不大,要有心。

2017年一个夏天的傍晚,第一次登记流动人口时,正碰上他们老乡聚会,四五个光着膀子的大汉围着一张小方桌喝酒吃肉,大声说笑,室内窄小,灯光昏暗,但气氛很热烈。我说明来意,他们很配合,其中一人还切了一大块西瓜送给我吃。我手里拿着很多资料,就推辞了,不料他说:“你们本地人就是看不起我们外地的,怕我们脏,接都不接。”我顿时手足无措,进退两难。我说:“刚刚吃过饭,实在吃不下,谢谢了。”

这个事情让我心里有个底,在接触外来人员这个群体时,要有耐心。他们身处异乡,心理上本来就有落差,平时干的也是最重最累的活,居住环境较为简陋,或多或少会遭受歧视。在走访过程中,我更加注意态度谦和,以诚相待。

我的网格里有手套厂、化工厂、服装厂、汽车配件厂的职员和家属,他们相对来说生活有保障,对于我们的日常巡查普遍接受度较高。有些是自主经营的早餐店、水果摊、理发店,店主怕我们看出问题,要求整改,表现得不冷不热,语气中常有抱怨。有些是打零工的,流动性较大,会排斥登记和核实,仿佛怕被人看穿他们生活漂泊不如意。针对不同群体,我都作了分析,在工作中组织出一套合理更合情的说辞。“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作为网格员,我尽可能地了解和支持不同人群,让每个人在这个城市都能多一份温暖。

2018年年初,网格内一名贵州女子要生孩子了,我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她的床头,嘱咐她有需要尽管找我。我很担心她丈夫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她坐月子,忙不过来,她丈夫却很有把握地说“没事的”。

孩子出生后,我整理了一大包衣服,没有直接拿过去,而是先询问他们有没有需要,因为冒然送去,会有施舍的嫌疑。他们说马上要回老家了,带不了那么多。月子期间,我隔三差五去看一下孩子,递汤送茶搭个手,陪产妇说说话。我了解到,她之前生了女儿,这次生下儿子,回老家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换作早年,我肯定会大发感慨:这女人怎么这么傻,成生孩子的机器了,就不能反抗吗?对照我自己,有两个女儿,我受过高等教育,有着不错的收入,同样也遭受“重男轻女”的歧视,有些论调会让我火冒三丈,甚至影响到我正常的生活。那么她这样一个文化程度不高、又没有经济来源的女子,让她如何对抗?可能生儿子就是她获取尊重的唯一途径吧。唯有祝福她从此儿女双全,守在孩子身边,不再四海为家。

在我们村玩具厂打工的一个小伙子,有文学梦,但语言之中灰心丧气。我跟他谈人生,谈创作,谈未来,告诉他黄岩有个卖煎饼的阿姨,创作了好几部小说,她的经历被拍成微电影,在国际上获奖了。他听后非常有感触,问我在哪里可以看到煎饼阿姨的书。我就托人找到作者亲笔签名的书,给小伙子送过去。每个梦想都值得被尊重,即便梦想很遥远,也要给予人做梦的权力。

我平时也经常带孩子去串门,和那些外来的小朋友一起玩耍。孩子天真无邪,自然熟络,也能拉近大人之间的距离,平等交流,互吐心声。当然,我也能从他们身上看到勤恳、坚韧、豁达、踏实等等,人性的闪光点。他们同样给予我启迪和力量,教会我成长。

网格的事情很多,我截取这一部分,作个分享。人心就是一面镜子,你拿什么去照就能照出什么。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愿以微薄之力,润物无声,开出暖心的花。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