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书画家韩伟“素心返归”

2019-03-10 08:54:3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赵佩蓉

在上海朵云轩浙江展览馆办过个展,他创作《书剑恩仇录》12人物得金庸言谢——

韩伟及其作品

人物名片

韩伟,别名韩石屏。1934年11月出生于玉环县密溪乡(今属龙溪镇),现居温岭市太平街道。

他是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第五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项目“温岭剪纸”代表性传承人。

韩伟幼承家训,醉心艺海,寒暑不辍,经年静修。涉猎广泛,山水花鸟人物皆通,旁及书法诗词剪纸。自上个世纪50年代起,发表剪纸作品400多幅,出版剪纸画册10本。后专攻书画,成绩斐然,获得“中国书画家一级书画师”资格认证,先后多次在上海朵云轩、浙江展览馆等地成功举办个人画展。

年轻时发表剪纸作品400多幅

1934年,韩伟出生在玉环县密溪乡。

东海之滨,自古人杰地灵。狮子岩、麒麟山两溪汇流,哺育了代代乡民,也滋养了一方文脉。韩家曾祖为官,家富收藏。韩父毕业于上海法学院,诗书画俱佳,系当地名士,与文人墨客多有来往。四角天井外看云凝墨色听高柳鸣蝉,垂花门内看高朋满座听谈笑挈阔,韩伟自幼挚爱诗书画,纯属天赋萌发。长期的耳濡目染,唐风宋韵早已深深侵入他的灵魂。他临郑板桥、董其昌等名家大作,一山一水一竹一石,无不孜孜以求,栩栩如生。

10岁那年,家中来客,见墙上所悬画作飘逸不群,惊问出自哪位方家手笔。韩伟手指落款,言是自己的涂鸦之作。客人惊喜不已,少年韩伟名闻遐迩。

韩父去了台湾。韩伟从玉环县立初级中学毕业后,无力继续求学,1950年2月,他即去沙门小学任教,时常来往玉环城里开会学习。

当时的老城门一带,有妇女设摊,靠出售鞋头花、肚兜花谋生。他深受启发,就买了一幅剪纸,回去模仿创作。同年,他开始在《儿童时代》发表剪纸作品,并成为《浙江青年报》优秀通讯员。

由于艺术上的突出成绩,1959年,他被指名调入玉环报担任美术编辑。后来因为玉环撤县并入温岭,又调入温岭文化馆工作。

上世纪50年代,年轻的他先后在《文汇报》《羊城晚报》等报刊发表剪纸作品400多幅,相继完成《两棵丁香花》《希望的花》《银色的道路》等十本剪纸画册的出版。至今,韩老清楚地记得当时一幅剪纸10块人民币的稿酬,成为家中很奢侈的一份收入,帮助他解决了很多实际困难。难能可贵的是,早在1958年,中日、中美尚未建交,韩伟的剪纸作品就在这两个国家获奖。

作品《琵琶行》在中日美术交流中获奖

齐白石老人说:“夫画者,本寂寞之道。其人要心境清远,不慕名利,方可从事于画。见古今之长,摹而肖之不能夸;师法有所短,舍之而不诽;然后,再观天地之造化,如此腕底自有鬼神。”

韩伟是经得起寂寞,也是耐得住孤独的。

他几乎谢绝所有应酬,或研读典籍,借鉴前人经验;或幽禁于画室,潜心纸上耕耘;或远走于天涯,一吐心中块垒。他对白居易的《琵琶行》情有独钟。“为伊消得人憔悴”,他三赴九江,伫立浔阳码头,临满江秋风,发思古幽情。终于,眼前似有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凌波而来,似可闻转轴拨弦幽咽声。灵感泉涌,笔意驰骋,他展开画夹,起笔运锋,形神毕肖的琵琶女一气呵成。

这幅《琵琶行》诗意图,1988年在中日美术交流中获奖,“惊艳”了四方观众。

很多人切切求问成功的秘诀,韩伟微微一笑:“瞬间的艺术,终生的功夫”。

一幅优秀作品的背后,凝聚着多少呕心沥血的积累,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

创作《书剑恩仇录》12人物,金庸言谢

接着,他走四川下重庆,赴长安抵武汉,大量的实地考察临摹之后,经过一千多个日夜的呕心沥血,他终于完成了《唐诗百家》的巨卷。

诸艺融会贯通,100多个唐诗人物,100多首配诗,在总长5千厘米的长卷上再现了大唐气度。画作后来在浙江展览馆、上海朵云轩画廊展出,获得好评如潮。1990年,韩伟笔挟刀光,墨染侠气,连续创作了金庸先生《书剑恩仇录》中的12个人物。笔力豪放雄浑,群像有立有坐,动静结合,喜忧分明,深得金庸本人赞许,欣然写信言谢:“先生运笔如神,人物意态神采,原书亦有所不及。展卷再三,欣喜不禁。”

韩伟的绘画,蕴含对自然现象人间百态的哲思,以泼墨写意为主,兼以工笔重彩,自成特色。韩伟的书法,临《兰亭序》《圣教序》入手,后习怀素狂草,草篆皆精。以书入画,于风骨中见笔力。这时期他的国画作品《林则徐》获文化部佳作奖,国画作品《济公》和书法作品同时获中国文联和中国国际艺术博览会特别等级奖,其作品在日本、泰国、韩国、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频繁展出,誉满海内外。

从流连上海到客居雁荡再回归故里

康德说:“艺术的美,是对功利的删除。”

1997年,韩伟退休后,移居上海,开启专业书画家生涯。从浦东画家村到七宝上海艺术家园到福州路,三易住址,流连于上海书城、上海美术馆、博物馆,研读书画专著,观摩各类展览,结识各地名家,切磋书画技艺。

“杏花春雨五莲路,骏马秋风七宝庄。内苑挥毫试画笔,外滩展卷论诗章”,是他客居沪上的真实生活记录。

后来,他客居雁荡响岭头八年,与古木山石对话,与游道野僧谈心。深厚的文化底蕴,加上中式庭院的静养,俗气渐渐磨蚀,自我愈加丰盈。无论在繁华闹市,还是在山野陋舍,究竟遮不住“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他以敏锐的观察力和喷薄的表现力,把自身的思绪和情感融化在一草一木一岚一烟上,始终让自我沉浸在儒雅情怀中。笔墨已臻妙化,尺牍上的英华灵秀,水烟苍茫,透露出来的人世也是淡远而清寂的。

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韩伟,回归故里,日子简单朴素。他吃得素,穿得也素,人也是素心人。上午静心书画,下午公园散步,蓄养他的采菊心情,“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这是韩伟的自语。隐身细处的谦谦温厚和他作品中的墨香逸韵俨然成一体。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