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视烈士为亲人 朱溪山民争墓红了脸

2019-03-25 08:49:24  来源:台州日报   作者:蒋虎雄 周国平

70年前,浙东游击支队战士孙全顺在仙居剿匪时牺牲,长眠在了朱溪镇杨丰山村原下郑自然村的后山上。

70年来,当地群众把烈士视为亲人,年年祭扫并重修了烈士墓。烈士的事迹,一直感动和影响着下郑和周边村庄的村民。

2013年,下郑与周边几个村子合并成了杨丰山村。2015年因地质灾害影响,下郑整体外迁到了下各镇。最近,因为孙全顺烈士墓,下郑的村民们与其他几个自然村的村民们红了脸。

原来,下郑的村民想把烈士墓迁到下各去,其他几个自然村的村民却坚决不同意。眼看清明将至,3月21日上午,就烈士墓是迁还是留,朱溪镇党委专门派人赶到杨丰山村,开了一个特殊的恳谈会。

“下郑是烈士牺牲地”

下郑村是孙全顺烈士的牺牲地,这是下郑的村民想把烈士墓迁走的最大理由。

孙全顺烈士是山东人,生前为浙东游击支队战士,1949年6月4日在下郑村剿匪时遭当地反动地主武装伏击牺牲,当时只有20多岁。他牺牲后,村民将他葬在村后的山上。每年清明,当地党员干部和村民主动为烈士扫墓,还对烈士墓进行了重修。

“为了仙居人民的解放事业,孙全顺烈士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在下郑村民的眼里,他就是自己的亲人。”杨丰山村党支部书记周方平就是下郑人,深知下郑村民对烈士那份难以割舍的感情。

2015年,下郑自然村因为地质灾害影响,全村集体搬迁到离老家30多公里的下各镇。人走了,但是村民们依旧牵挂着这个烈士墓,年年组织人员上山祭扫。为了方便扫墓,村民们向村“两委”提出,希望将烈士墓也迁到下各。

“这么多年来,祭扫烈士墓都是我们下郑村在牵头。”今年84岁的下郑自然村村民周泽样是烈士牺牲的见证者,恳谈会上,他言辞恳切,甚至打起了“悲情牌”:“我年年都会到烈士墓上去看看,现在年纪大了,要从下各赶回来扫墓,自己又不会开车,要等别人送,实在有点不方便。”

“烈士墓是全村人共同的精神财富”

对下郑村民的想法,其他几个自然村的村民坚决不肯。他们的理由是,孙全顺烈士墓是全体村民共同的精神财富。

“烈士安息在杨丰山这块土地上,是全村人的光荣。”村委会主任陈件成是北山自然村人,代表其他几个自然村表态,“虽然烈士墓在下郑的后山上,但周边村民或多或少都到烈士墓前接受过革命传统教育。让烈士墓留下来,村里每年可以组织对下一代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所以坚决不同意搬走。”

下塘自然村党员、村民代表林金才则叫下郑村民放心。他说:“你们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既然烈士已在这里安息这么多年,还是不迁为好。你们放心,我们以后也会像之前一样去祭拜。”

时间很快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参加恳谈会的杨丰山村党员干部和5个自然村的村民代表最后形成一致意见:现在下郑自然村人口还在朱溪,这几年清明节仍由下郑组织集体扫墓,以后下郑村村民户口迁到下各镇,扫墓由其他自然村牵头,通知下郑的村民参加。

大家还商定,今年清明节后,村里的党员干部和朱溪镇的乡贤联谊会一起组织人员,到山东为孙全顺烈士寻亲。

“村民们对烈士的感情,令人感动。”参加恳谈会的朱溪镇党委宣传委员杨亚伟说,杨丰山村是仙居县古梯田的聚集地,连片梯田有3000多亩,目前正在做景区化开发的前期准备。烈士墓留在山里,也将是一个可待开发的红色旅游资源。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