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教坛“常青树”郑青岳

2019-04-15 07:17:17  来源:台州日报   作者:牟同飞 泮永翔 詹晓霞

图为郑青岳名师工作室成员在研讨课题。  本报通讯员董姿平摄

3月底的一个清晨,吃完早饭的郑青岳带上听课本,挎上背包,步履匆匆地往小区外走去。

“郑老师这么早就上班了?”邻居老董向他打了个招呼。“我去学校听课。”因为要去城郊的双语学校赶听第一节课,郑青岳必须在7点之前出门。

对郑青岳来说,这个点也不算早。以前玉环交通不便,下乡听课,他常常5点多钟就出门,坐着手扶拖拉机翻山越岭去学校。有时到学校敲老师的门时,有的老师甚至还没起床。“作为教研员,听课评课是一项常规工作。”郑青岳说,“这既能对教师进行最直接的指导,也能使自己从事教学研究获得鲜活的素材。”

不二追求,扎根基层,无悔付出

如果从台州师专毕业算起,今年是郑青岳工作的第39个年头;加上四年民办教师生涯,郑青岳在教育战线已经战斗了43年。

40多年的风风雨雨,让郑青岳从青春年少到年逾花甲,从满头黑发到鬓染秋霜。虽然他自喻“我是教育战线一个超龄服役的老兵”,但他看上去依然像一个年轻的战士那样激情满怀。

“是什么让您对工作如此痴情?”

“因为我喜欢教育这份工作!”不假思索,郑青岳脱口而出回答,“看到能让那么多人受益,内心获得的喜悦是难以言喻的。”

为了自己所钟爱的工作,郑青岳放弃了很多。

在28岁那年,玉环组织部拟提拔郑青岳为教育局副局长,没想到在考察期间,他跑到自己的老师、当年的组织部长家里,说服老师放弃这一安排。“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自己喜欢扎根教研一线。”

后来组织任命他为玉环县教研室主任,当了两年半时间,他又激流勇退,毅然辞去这一职务。2002年,台州市教育局领导找他,要他接任台州市教研室主任,他也一再婉拒。“一只手抓住两只活鱼,我真没那个本事。”郑青岳说,“只有把精力聚焦在一件事上,才能把工作做得让自己满意。”

由于业务工作非常出色,郑青岳在省内外同行中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省教研室和省城高校曾几次调他去,他却一直没有为之心动。他说:“基层也是很锻炼人的地方,基层也很需要人才。哪里有学校,哪里就可以研究教育。虽然基层的条件较差,但更能激励我的斗志,因为我惟有比他人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能占领学术的高地。”

郑青岳就是这样,在喧嚣的世界中,始终保持着内心丰富的安静和寂寞的充盈。他甘心做一名直指实践、沉于草根的研究者。他坚信,只要比他人更辛勤地耕耘,定有比他人更丰硕的收获。他以一种滴水穿石的精神,目标始终如一,长期坚持不懈,在教育科研的道路上不息地跋涉。

走进郑青岳的日常,便会发现他的生活很简单,甚至是单调。在婚后长达八年的时间内,家里没有购置电视机。他说:“八年没看电视并没有使我少了什么,反而让我有更多的时间用于读书和研究。”他没有周末的概念,寒暑假是他做大宗工作的良机。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11点左右,有时甚至清晨四五点钟就起床做事。孩子小的时候,由于家里老人无法前来帮助,同是当教师的妻子工作也是非常繁忙,他常常是抱着孩子看书、写作。

组织上关爱人才,郑青岳有不少疗休养的机会,但绝大多数都被推掉了。工会年年都安排劳模疗休养,他只参加过一次;多年前,玉环组织部每年都组织领军人才外出疗休养,有趣的是,当时人才办王海婷给他打电话,第一年这样说:“郑老师,今年将组织疗休养,请你做好工作的安排。”结果被他推掉了。第二年变成:“郑老师,今年我们将安排到某地疗休养,你去得了吗?”结果又被推掉了。第三年则变成:“郑老师,今年的疗休养,你大概去不了吧?”

郑青岳说:“以前我会认为这是一种放弃,一种牺牲,可现在认为,这只是一种选择,是选择了一件更有意义的事。”

林海平是玉环市教研室副主任,与郑青岳共事了十九年。他说,很多个寒暑假,郑老师就只做两件事,一是远出巡回讲课;二是闭门静心写书。有一年正月初一,林海平突然接到郑青岳的电话,说他正在研究一个问题,有个疑惑想向林海平请教下。那时,林海平才深深感受到,对于教育工作,郑老师是何等的“痴情”。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郑青岳看得更远,想得更深,悟得更透。39年来,他对教育现象始终充满着孩童般的好奇心,深入探究科学教育一个又一个有价值的问题,并取得令人仰慕的成绩。迄今,郑青岳已在各类刊物上发表论文近300篇,已出版个人专著10本,即将出版个人专著2本,主编、参编教学辅导书已经出版和即将出版的有57本。其中有国家课程高中物理、初中科学教科书,还有马来西亚华文独中的科学教科书。近20年中,他在省内外为广大教师作近700场讲座,还2次赴马来西亚为华人教师作业务培训。

评论:敬业爱岗铸师魂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