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代大陈岛,垦荒精神从未褪色

2019-06-13 13:31:2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吴世渊 孙金标

2018年,大陈黄鱼总产量近5000吨,产值4.5亿元。

大陈岛上,沿街两旁有许多旅店和民宿。

游客在岛上农家乐吃海味。

一座岛,经过垦荒与建设,成为一颗东海明珠。“大陈岛垦荒精神”是大陈岛的灵魂,亦是台州的城市精神。

历史翻篇,新一代的垦荒故事在继续,不老的垦荒精神,激励着人们干事创业的热情。

近日,记者来到垦荒精神的发祥地——椒江大陈岛,与生活在那里的人近距离交流。对话时,从他们真诚热情的眼眸里,饱含着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开民宿:不怕吃苦

从大陈岛的码头下船,穿过山洞,你能看到沿街两旁有许多旅店和民宿——这是岛上旅游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些旅店中,陶强法开的名弘宾馆是当之无愧的“老字号”。这位68岁的老人,已在岛上经营了18年旅店,名弘宾馆也是大陈最早开张的旅店之一。

五六月的大陈岛,正值旅游旺季,每天都会有顾客寻上门、办理入住。陶强法时不时与游客闲聊几句,问问是哪里过来的,然后耐心地为对方讲解岛上的风土人情。

陶强法原是宁波象山人。1957年,6岁的他随渔民父亲举家搬迁到大陈岛。一同从象山搬来的,还有20多户,清一色都是渔民家庭。当时,垦荒队员们正热火朝天搞建设,渔民们的流入,恰好能支援岛上的渔业生产。

在陶强法年少的记忆里,常有父亲与垦荒队员一起劳作的画面。他们用黑瘦且有力的双手,一点一滴,寸积铢累,把大陈岛改造成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16岁那年,陶强法和父亲一样,下海成了渔民。他用10年时间,当上机动船的船老大,兼卫星远洋队的队长。他所在的大队里,还有不少是垦荒队员。海上劈波斩浪20多年,他又转去鱼粉厂当工人。垦荒队员吃过的苦,陶强法都吃过。不得不说,大陈岛的现代化建设,有他一份功劳。

2001年,年届五旬的老陶决定盘下一家宾馆,做游客生意。“在此之前,大陈岛上也有人开旅店,但生意平淡,经营不下去。2000年后,游客渐渐多起来,他们坐一艘小船过来,到这里吃吃海鲜、吹吹海风。”他回忆说,“我就和家里人合伙,向镇里租下一栋楼,开了这家名弘宾馆。”

宾馆不大,管吃管住,一年下来营业额有百来万元,利润有30万元左右。这在十多年前,算是不错的收益。近几年,随着游客增多,旅店也遍地开花,老陶家的名弘宾馆则维持着原有的利润。

老陶很乐观:“大陈岛的旅游业发展得越来越好,我们岛民的生活质量会跟着上去,像去年岛上接待了14万人次,如今大伙都在说大陈岛垦荒精神,这对大陈岛的旅游也是一种宣传,大家都会想到这里来看看。”

“在您看来,大陈岛垦荒精神是什么?”我接过话茬,问道。

“我觉得就是一种不怕吃苦的精神。那个年代,岛上物资匮乏,米饭每户只能分到一点点,不够吃,我们都挺了过来;现在,生活水平上去了,但会有新的困难,年轻人遇到困难,就不要怕吃苦。”陶强法说,“我一直教育我的儿子,吃苦是本分,眼前生活的这点苦,不算什么。”

养黄鱼:需要创新

陶强法的儿子陶晨波,确实不怕吃苦。每天清晨三四点,他就借着星光,乘机动船出海。

陶晨波是黄鱼养殖户。在下大陈附近海域,他放置了6个直径25米、周长75米的深水网箱。

开船来到网箱边,他往水里投掷鱼食。成百上千条黄鱼从海里蹿出来,相互争抢鱼食,一时间,海面泛着金黄色的鳞光。

投喂一般需要2个小时,一天投喂2次。给鱼喂食同时,陶晨波还得细心观察鱼的状态。鱼和人一样,也会生病、萎靡不振,需要及时采取措施。

陶晨波有近20年的黄鱼养殖经验。他说,大陈周围海域水质肥沃,温度、盐分适中,养出来的黄鱼鲜美无比。上世纪90年代,一位叫俞淳的杭州人来大陈养殖黄鱼,效益颇丰,随后便有人效法。2000年,24岁的陶晨波也加入了该行列。

从福建宁德进来的3至5两重的鱼苗,5月投入大陈海域,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培育,养至0.5公斤左右,就可以上市了。菜场里,“大陈黄鱼”永远是抢手货,尤其在过年期间,买条大陈产的黄鱼做道菜,已然成了椒江一带的习俗。

把黄鱼养大就不愁卖,但养大的过程很辛苦,尤其要遭遇天气等不可抗因素。养殖头几年,陶晨波屡屡吃“台风亏”。“记得2002年,我养了6万多条黄鱼,一场强台风过境,网箱大多毁坏,鱼也所剩无几,那次真是血本无归。”陶晨波说,“后来,有相关保险政策出台,令我宽心许多,一旦遇上天灾,我至少能保本。”

为了抵御风浪袭击,陶晨波也把养殖黄鱼的浅水网箱,慢慢更替成深水网箱。政府对此有激励政策,给予他一定数额的补助。“深水网箱能抗12级风浪,空间也增大许多,养出来的黄鱼肌肉更饱满,口感也更好。”他说。

如陶晨波这般,在大陈养黄鱼的从业公司、合作社共有12家。在养殖设备方面,有些养殖户用上了更先进的铜网围栏。2018年,大陈黄鱼总产量近5000吨,产值4.5亿元。

“黄鱼的养殖技术,我们都是这么多年慢慢摸索出来的,除了吃苦,还要创新,对我来说,就是要把黄鱼养好,让消费者吃了高兴、吃了放心。”陶晨波说。

店小二:服务贴心

大陈岛的黄鱼鲜,大陈岛的其他海味哪有不鲜的道理?尤其在东海禁渔期,坐船远道而来的游客们,谁都想吃上一顿离海最近的美食。

岛上的农家乐,总是热情地开门迎客。厨房里待下锅的食材,都是不久前从海里捞上来的,只需简单的加工处理,就能让人直呼“鲜掉眉毛”。

叶雯婷是岛上农家乐的常客——这位大陈镇政府旅游办的工作人员,不吃饭、不留宿,跑来唠几句家常,接着,帮助店家整理申报材料。她一次次造访,使得28家农家乐能被冠以“星级”头衔。在店主们的眼里,小叶是贴心的“店小二”。

生于1993年的叶雯婷,在椒江城区长大。2015年大学毕业之际,她报考了椒江区公务员“乡镇机关”的岗位,被录取后,她才得知,椒江唯一下辖的镇,就是大陈镇。这年9月,她与母亲坐船第一次登岛,经历晕船不适后,两眼见到的是一番乡里农村的景象,难免有些失望。

因为工作时间与性质,小叶只有周末能离岛回家,平时都住在岛上。“朋友们下班约逛街,有同学要结婚,我回去不方便,只好‘放鸽子’。”碰到大风天气,班船停航,没准会连着20多天不能回家,时间久了,女孩难免想念妈妈烧的饭菜。

好在叶雯婷是个“乐天派”,她与同事、老乡们相处得很愉快。旅游办的工作职责是管理岛上的景区、农家乐、民宿等。恰逢全市开展农家乐特色项目创建活动,获评星级农家乐,能得到一笔补贴。岛上的店家们虽烧得一手好菜,填报申请材料却深感头大。小叶便一趟趟跑,或搜集资料,或拍照,全程“一条龙”服务。店家们足不出户,就办下“星级农家乐”的称号,心里自然乐开了花。

“多亏了小叶,还有岛上‘店小二’队伍的热心服务,他们像娘家人一样,总是及时出现,给我出谋划策,让我感觉很温暖。”有家客栈民宿老板施招荣说。

转眼工夫,叶雯婷来岛上快四年了,和刚来时相比,大陈的路灯亮了,道路整洁了,垃圾分类了,景观也越建越好,而这一切都包含着自己的努力。每每想到这儿,小叶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自豪感。

除了旅游办的事务,叶雯婷还兼职镇里的团委副书记,平时会组织团员青年开展志愿者活动。团员们与岛上的老垦荒队员结成了一对一帮扶,小叶对接的是柳兴发老人。“柳老的住处与我工作单位很近,我进出经常能见到他。”通过与老人的交流,叶雯婷了解了许多当年垦荒队员的事迹,她打心眼里敬佩他们。

“每个年代的人,都有各自的使命,老垦荒队员们艰苦创业,把荒岛变成了‘东海明珠’;对我们而言,使命就是继续发扬垦荒精神,为建设‘现代化的大陈、小康的大陈’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叶雯婷说。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