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李京州:不离不弃守岛56年

2019-06-23 09:58:1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徐家骏

图右为李京州

李京州是温州永嘉人。他生性稳健,办事牢靠。对大陈岛感情甚笃,不离不弃地厮守了56个年头。要不是老伴摔断了腿需要到到椒江城区的医院治疗,他还真舍不得离开大陈呢。

他和20名永嘉籍垦荒队员,在徐定寿的带领下,于1957年1月登岛。那一年,李京州20岁,和他一起去垦荒的,还有他新婚的妻子。

当年的大陈岛虽然排过多次地雷,但藏在隐蔽处的却难以发现。有一次他和徐定寿去望夫礁割草,那草密不透风,比他们人还要高。割着割着,徐定寿发现草丛深处,有一支钢笔模样的东西插在泥里,只露一点点在外面,再往四周一看,“钢笔”一窝一窝的,用铅丝互相缠绕着。“钢笔地雷!”他们吓出了一身冷汗,飞快地跑到队部汇报。队里就削了好多木牌,写上“雷区危险,切勿进入”。后来,他们还发现海滩上、防空洞旁都有地雷。李京州还看见一个人被炸断了一条腿,痛得脸部扭曲,双手深深地插到地里去,那痛苦恐怖的模样,至今还在他眼前萦绕。

接着,李京州和一帮队员服从工作分配,和福建人合作捕捞大黄鱼。那时的鱼多啊,一网下去,就是10万斤。当时大陈没有冷库没有冰,那么好的大黄鱼,只能劈开腌起来,鲜鱼变成咸鱼。队里把捕捞大黄鱼赚来的钱投入再生产,1958年,他们打造了一对渔船,1959年又打造了一对,就这么陆陆续续的,垦荒队有了五对渔船。

垦荒队又开展畜牧业生产,可是没饲料啊,于是决定把肉猪放养在荒无人烟的洋岐岛上。李京州负责摇着舢板,给洋岐岛送粮送盐。洋岐岛有多脏?一碗饭端上来,呼的一声,苍蝇把饭遮得严严实实,你根本就看不见饭粒了!

有件事让李京州现在想起来还深感遗憾。他的第一个孩子是1961年出生的,当时物资极度匮乏。老婆坐一个月子,只分配到1斤米糠油,1斤猪肉,5个鸡蛋。妻舅和姑姑从永嘉赶来送“月礼”。到了海门(现椒江老城区),刚好遇上大风,他们在海门待了一个星期,去大陈的船就是开不了,好肉好菜都臭掉了。

垦荒任务完成后,李京州继续留在大陈,带着一帮人种田捕鱼。直到1978年,才被安排工作,也就是进育苗厂去养海带育紫菜。

海带收获的季节,南风很大,有一天,掀起的海浪有四米多高,他们的收海带船被巨浪抛上抛下,根本没法子前进。只得到一个港湾里避风。刚一进去,后面又来了一条避风小船,因风浪实在太大,后面那艘船控制不住,那么一拱,把李京州拱到海里去了。他被巨浪裹挟着,眼看没命了,随后又来了一个巨浪,竟把他拍回到小船里,也算是一桩奇迹了。

还有一次,李京州和人去洋岐岛送东西,去的时候顺风顺水好好的,回来的时竟起了顶头大风。船走了四五个小时,不但回不了大陈,反而越来越远了。漫漫长夜,黑咕隆咚,如果漂到公海去,那可真的没命了。他们就这么在海上漂了两天两夜,别说吃饭,一口水都没得喝。直到第三天,风小了,累得头晕眼花、摇摇晃晃的他们才在下岐登了陆。

大陈镇领导看李京州踏实能干,把他调到大陈镇工办,1981年,他升任为工办主任。

后来,垦荒队员们争取到了几笔钱,造了五六十套房子,留岛的队员才安居乐业。后来又争取到一笔钱,建造了大冰库,他们捕上来的鱼虾就不怕腐烂变质了。

如今,82岁高龄的李京州,总爱约上几个老伙伴,登上大陈岛凤尾山顶。那座16.5米高的垦荒纪念碑,是他们垦荒人的无上光荣和骄傲。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