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壮丽七十年 奋斗新时代]你持家来我教书 携手走过白金婚

2019-07-12 09:09:2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谷尚辉

家庭名片:蒋普岳,1928年出生,曾是路桥金清一名小学教师。老伴梁素华,出身贫雇农家庭,两人生活艰辛,养育了两子两女。退休后,蒋普岳还同其他人一起筹建了敬老院。如今,所有子女都有各自的工作和事业,孙辈中有9个大学生,一家人的生活蒸蒸日上。

蒋普岳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床头摆着好些书。他尽量让自己坐着舒服些,因为腿脚不太好,他现在很少出去走动。

妻子梁素华闲不下来,又在一旁拿出做了一半的编织帽。

蒋普岳已经92岁了,前两年身体状态不佳,他辞去了当地老年电大辅导员的工作,彻底在敬老院歇了下来。

他写过一本自传《我的平凡一生》,里面写道,他的一生非常平凡,但是艰苦生活、勤俭持家、家庭和睦等值得借鉴。通过他平凡经历的回忆,使后辈知道过去的艰苦生活。

吃半块豆腐乳,剩下半块带回了家

1928年,蒋普岳出生在金清塘里街。而他的出生对于这幢屋里众人来说是件“大事”。

“当时房东说,这屋已经三四十年没有生过男孩。”蒋普岳说,租住在这里的邻居全都来道贺了。

不过打从他记事起,家里就一直缺钱。

为了补贴家用,他9岁时学习织草帽,母亲打好帽顶,塞好帽沿,他就帮着捋草。

“那时家里穷,我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连糖都没买过。”蒋普岳回忆说,上学后,在学校把作业做完,回家就织帽。

家里买不起雨鞋,每到下雨天,他就戴着箬帽,赤脚上学,到学校后随便洗一洗,再拿出旧布鞋穿上。

南方的冬天很难熬,这是一种湿冷。蒋普岳到了青春期,个头长得快,裤子总是短,冬天也穿露着小腿肚的裤子。他的脚每天都冻得通红,没过两天就会长满冻疮,并逐渐溃烂。“现在脚上满是疤痕,都是那时留下的。”

“从那时起,我就养成了勤俭的习惯。”蒋普岳说,上算术课舍不得用新纸,都是写在废纸上的。

有一回,下雨天,他带点冷饭去学校应付着吃,连咸菜都没有。母亲给了两个铜板,说是买块豆腐乳下饭。蒋普岳吃了半块,剩下半块带回了家。

解放后,当上了小学校长

因为家庭变迁,蒋普岳小学辍学过一段时期。不过父亲和朋友商量后,觉得孩子不上学没前途,又送他重新上了小学。

蒋普岳的成绩一直很好。小学毕业后,他听说师范学校的学生有公米待遇,在校有饭吃,不需要家里花钱,毕业后还可以教书。

蒋普岳说,他很想继续学习,就去说服父亲让他去师范。父亲后来也答应了,让他去试试。

虽然蒋普岳考上了黄岩的师范学校,但第二学期,县里发不出米,学校无法开火,家里勉强给他筹措了两个月的米。

1945年春,开学的时候,蒋普岳拿不出米,只能辍学。后来,他在卷烟社送过货,也收过账,还在地下钱庄当过账房。

快解放的时候,蒋普岳结婚了,妻子梁素华出身贫雇农家庭,从小参加劳动,从未上过学。

解放后,因为蒋普岳上过师范,当地政府安排他去一所小学当了校长。

蒋普岳在外工作,梁素华就在家里操持生活。说到妻子,蒋普岳总是很惭愧,他说,自己只会读书教书,工资少,家里人口多。“她就像男人一样干活,养活一家人,把孩子带大。”

小儿子蒋文锋说,父亲一心教书,家里的事都是母亲担起来的。

为了养活4个孩子,梁素华下田劳作,夜里还要拼命搞副业,织布、做草包,经常做到半夜。看到村里别人家做鱼篰能赚钱,她就去学,削毛竹的时候经常划破手指。

“当时条件差,没东西吃。”蒋文锋说,母亲总是把好东西给他们兄弟姐妹吃,自己吃剩下的。以至于现在还有这习惯,有东西就放起来,老是等到要坏了、要扔掉了,她才觉得可惜,硬是要吃掉。

在街坊邻居看来,他们家就是幸福之家

那时候,蒋普岳家是两层的木质旧屋,一家人全挤在一起。1983年,蒋普岳退休了,蒋文锋接了班,也当上了小学教师。

蒋文锋结婚时,家里才买了彩电。蒋普岳说,改革开放后,退休人员退休金连年增加,家里的经济状况也逐年好转。

自家生活大大改善,看到当地有很多老人生活无人照料,蒋普岳又闲不下来了,与另外几个发起人一起商议在金清镇办个敬老院。经过多次打报告,1995年,他们开始筹建敬老院。

1997年7月,金清镇下梁敬老院建成,蒋普岳担任敬老院院长。后经3次扩建,入住的老人增加到300多人。因为办得好,敬老院先后获得省、市先进敬老院的荣誉称号。

1998年,当地有了老年电大,蒋普岳又去当了辅导员。

如今,当了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的蒋普岳和梁素华也住进自己筹建的敬老院,儿女时常过来看望他们,给他们带吃的用的。儿女们也都有各自幸福的小家庭,孙子辈中有9个大学生。

“孙子孙女都长大了。”蒋普岳笑着说,他们工作后,第一份工资就是给他发红包。

今年是老两口结婚70周年,也被称为白金婚。这么多年,两人从没红过脸,在街坊邻居看来,他们家就是幸福之家。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