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体育场地的双重困惑,如何破解?

2019-07-12 09:33:0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陈洪晨

台州国际塑料城顶楼的篮球场。

近年来,全市各地兴建体育场地和设施,尤其是去年,省、市两级政府将体育公园和智慧健身步道建设列为民生实事项目,“15分钟健身圈”全面实现,“群众去哪儿练”已不成难题。

但有市民提出,“休闲运动场地增加了,专业性场馆却很缺乏”。而现实状况是,一方面,群众锻炼需求的多样化对体育场地建设提出了新要求;另一方面,已建成体育场馆利用率不高,不足以解决场地供需矛盾。

体育场地遭遇双重困惑的原因是什么,如何解决?普通市民、体育部门、民间俱乐部、村镇社区,这些作为全民健身图景中的每一块“拼图”,都有着各自的看法和建议。

市民调查:

供需不平衡,矛盾仍存在

7月7日上午,持续了一周的降雨终于按下“暂停”键。从上午7点至中午11点,在高新区商业街开元广场上锻炼的人,一拨接着一拨。

刘琼和11岁的女儿晓婷是9点多到的。她们自带羽毛球拍,酣畅淋漓地挥拍半个小时。“我和女儿都是羽毛球爱好者,以前一到寒暑假,每天傍晚都在小区楼下的空地打球,前年空地成为私家车位,我们就走出小区,找到这里。”刘琼说,开元广场周边住宅区众多,且多为老小区,内部健身场地和设施不足,因此这个面积不大的广场,就成为周边居民共同的健身场所。

自从固定在开元广场打羽毛球后,刘琼和女儿的锻炼时间就发生了变化——“傍晚是居民锻炼高峰期,有跳广场舞的,健走的,还有一群年轻人时常来玩轮滑。打羽毛球需要开阔的场地,‘下饺子’的拥挤环境是放不开手脚的。”她还注意到,早晨六七点,广场上有学太极拳、太极剑的人群固定锻炼,“上午9点以后一直到下午,看准时机,人少的时候我们就去打羽毛球了。”

“这几年,周边健身步道和设施增加了许多,但羽毛球、足球、篮球之类的专业场馆还是很缺,如果附近有标准的羽毛球场馆,收费也合理,我们很乐意去,这样锻炼时间就自由许多,下雨天也不怕了。”刘琼说。

同样带着儿子来开元广场打羽毛球的毛先生则有不同见解。他告诉记者,自己居住的小区由于游泳池循环系统不符合标准已经三四年没有开放,他曾向业主们提议改建成羽毛球场或篮球场,但由于资金等方面的原因未能实现。

从2016年开始,毛先生时常与朋友相约到台州学院椒江校区打篮球,并为儿子报了一个篮球培训班,周末在市体育中心篮球场参加集训。据他观察,市体育中心的羽毛球场、网球场时常无人使用;台州学院的篮球场虽然热闹,但很少遇到人太多上不了场的情况。“目前来看,虽然场馆稍远些,但基本能满足需求。如果新建了场馆而利用率不高的话,会造成场地资源浪费。”

从3月30日开始,14支由各行各业足球爱好者组成的球队,在台州国际塑料城顶楼足球场先后开展了91场对战。6月23日,2019年“路桥民融杯”7人制足球联赛落下帷幕。 图片由路桥区足球协会提供

体育部门:

土地资源紧缺为兴建场馆最大阻碍

在黄岩新城大桥下,工程车正在施工,两片足球场地已具雏形。至今年年底,这块总面积1万余平方米的场地上,还将陆续建成门球场、篮球场、气排球场以及多功能健身广场。

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腾出一片开阔的土地专门用于建设体育场馆“几乎已经不可能”。为此,我市体育部门利用闲置的城市空间,做了一些创新尝试。

2017年,黄岩区体育局看中了二环东路立交桥下的“边角料”,与黄岩区交通局等多部门协调,希望将其改造为公共体育设施区块。

二环东路立交桥下原本是一块闲置空地,呈长条形,宽30米,面积达7000余平方米,因无人管理常常堆积着垃圾。经过几个月的协调努力,立交桥下空间通过第三方机构的安全评估,变身运动场的想法成为现实。改造后,桥下从西到东建成了长度为250米的田径场,两个标准篮球场,一个轮滑场,一个5人制笼式足球场和水上运动基地。

为了使场地达到较高利用率,去年,黄岩区体育局将田径场等借给附近的黄岩区九峰学校使用。“九峰学校内运动场面积只有800平方米,学生开展体育活动十分拥挤。立交桥下运动场设施齐全,为他们提供了便利。”黄岩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体育科科长蔡敏介绍,此外,篮球场和足球场被租借给当地的体育俱乐部用于青少年培训和日常锻炼,“租金基本可维持水电、保洁和设施维护等支出,而俱乐部人员也分担了我们对场地后续管理的压力。”

有了成功的经验,今年,黄岩新城大桥下的闲置空间也在黄岩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的主导下,动工改建成体育场地,满足周边居民的健身需求。

记者从台州市体育事业发展中心了解到,针对土地资源紧张和资金不足等难题,我市引导各地结合城镇化发展,统筹规划体育基层场地设施建设,具体的创新思路有:将符合要求的文化礼堂调整拓宽,引进体育器材,丰富群众的健身锻炼项目;利用闲置废弃土地,盘活三改一拆等拆后土地资源,将废弃厂房、仓库等改造成体育健身场所;充分利用高架桥下的空间建多功能运动场、健身中心、笼式足球场等活动场地。

黄岩二环东路立交桥下原本是一块闲置空地,呈长条形,宽30米,面积达7000余平方米,因无人管理常常堆积着垃圾。经过几个月的协调努力,立交桥下空间通过第三方机构的安全评估,变身运动场的想法成为现实。 图片由黄岩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提供

民间俱乐部:

民营资本发力自建运动场

7月6日晚7点,台州国际塑料城五楼的露天运动场灯火通明。足球场上,两位教练在场地两头,对20余名孩子进行分组训练;篮球场内,运动员们投篮、上篮,挥汗如雨;多功能球场上,一对母子正在挥拍打羽毛球;从周边小区散步来的老人和孩子,熟练地使用着一旁的健身器材……

路桥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体育科负责人牟必元告诉记者,这块体育综合场地是民间资本筹建的,满足了体育爱好者的运动需求,也为周边居民提供了健身便利。

2016年的一天,路桥区乐趣足球俱乐部负责人徐铮最早发现了台州国际塑料城楼顶的这片空地。“以前我和朋友们约踢足球,都要傍晚或周末到椒江去,因为路桥没有足球场。楼顶这块场地开阔明亮,如果能改建成足球场就方便多了。”

徐铮和朋友们向国际塑料城业主租下这块场地,两个月便建成了足球场,2016年10月投入使用,此后又建成篮球场和多功能球场,总投资150多万元。

在体育部门的引导下,这块总面积4000余平方米的体育场地,健身器材和多动能运动场等全天免费对公众开放,足球场也在工作日上午4小时、非工作日早晚共3小时等固定时段免费开放,此外场地还用于民间赛事的承办。

徐铮介绍,场地有少儿足球培训和球场包场租金两部分收入,基本可维持水电、场地管理维护等日常支出的平衡,但距离盈利很遥远,“路桥的足球培训市场还没有起来”。

民营体育场馆虽然能承担起运动训练、体育竞赛和全民健身的作用,但受到土地成本、市场、管理等多方面制约,不易实现社会资本循环,这是推广民营资本自建体育场地的一大难点。

村镇社区:

成为提供公共体育服务的最小单元

“我们村要建运动场了!”仙居县安洲街道艺城村的林汝旺语气中透露着兴奋。

近几天,场地硬化项目即将进行招投标。在大庙前大型健身广场功能布局图上标注的门球场、溜冰场、多功能健身场等的彩色区块,预计今年就会在他眼前变成现实。

林汝旺是原大庙前村(现已并入艺城村)的村干部,这个570多人的小村庄没有健身场地,而村民们锻炼的需求十分迫切,这一供需矛盾一直是他的一桩心事。

去年,借着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机会,林汝旺与仙居县体育部门、路政部门协调,希望将村内一废弃厂房和351国道下的空间这两块闲置场地改造成羽毛球、乒乓球、篮球等运动场地,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这两块场地一共有1万多平方米,本村人出门走十分钟就能到达,建成后还能为周边各村1万多人服务,满足村民多样化的锻炼需求。”林汝旺介绍,在建设资金方面,由于本村经济基础较薄弱,目前自筹款仅20余万元,但仙居县民政局、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等部门均伸出了援手,给予资助和补贴。

事实上,在台州各地,村镇社区针对社区居民、本村村民各具特点的健身需求,有针对性地自建健身场地,已经成为越来越普遍的现象。村镇社区正逐渐成为提供精准公共体育服务的最小单元。

“在老小区中腾地建体育场地设施,难度很大,新建小区应从源头上做好,在规划建设时就充分考虑业主的体育锻炼需求。”黄岩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体育科科长蔡敏提出,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 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要求,新建居住区和社区要按标准规范配套群众健身相关设施,室内人均建筑面积不低于0.1平方米或室外人均用地不低于0.3平方米。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