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仙居古渡口:广业渡

2019-07-14 08:42:3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广业渡是南宋仙居八大古渡口之一。

据南宋陈耆卿的《嘉定赤城志》记载,广业渡在仙居县西六十里,也系是书所载的仙居最西面的一个渡口。又《光绪仙居县志》载:“广业渡,在县西六十里,卽九郎渡也。”由此可见,广业渡亦名九郎渡,其具体位置当位于九郎溪上。九郎溪,按照《光绪仙居县志》的记录:“大溪东流经横溪市南,支流别出,是为横溪,坎头渡在焉;又东经俞店南,为九郎溪”,实系永安溪的干流。民间相传,九郎溪原名九龙溪,因北面九龙山而得名。南宋开禧元年(1205)时,新坊沈氏有八世祖朝议大夫制置司参议沈存良辞世于任上,因辅弼朝政卓有功绩,朝廷颁诏,追赐嘉奖,并遣六部九侍郎,护送灵柩归葬于九龙溪南岸的新罗九峰山。嗣后,皇帝颁诏改九龙溪为“九郎溪”。

□王巧赛文/供图

九郎溪流经的区域大约有十余里之长。唐五代时,永安溪东流至五都潘处,因六都溪口水自南向北的横冲而北折,横贯小埠头、横溪上街一带至市桥,又南折经俞店村西。而自俞店村西始,经溪头村南,向东汇聚瞿溪至埠头,是为九郎溪(按九龙溪水有四源:出黄榆岭,东南流为四鸟坑,又东南二十里至下俞,木溪水自西来会;木溪出栝苍岭,东南流,由西溪出郑桥,为半坑,至朱塘岸,慈溪水自西来注;慈溪亦出栝苍岭,东流为郑墺坑,又东经赤城山侧,为道院洞坑,至朱塘岸入于木溪,东流至下俞,与瞿溪会。)。是故,溪南岸的吕前村金氏亦以“九郎溪金氏”自称。据《吕前金氏宗谱》载,北宋末年,有金蒙(1039-1112)者督粮自温州运往省城,回程途经吕前,因洪水阻途,留宿吕前,为主人吕氏相中,遂入赘为婿,成为九郎溪(吕前)金氏的始迁祖。金蒙在吕前所受阻的渡口也就是后来的吕前渡,而其对岸西面的九郎溪上也就是广业渡之所在。

广业一词源自《易经》“圣人崇德而广业”之语。九郎溪上的渡口以广业相名,则可能与附近的一座寺院有关。据《光绪仙居县志》记载,仙居县西七十里有治平院,旧名广业院,唐建中三年建;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更名为治平禅院(元代夏若水曾舍田入寺,所撰碑至清代康熙年间犹存)。因之,横溪一带旧时便俗称为广业垟,渡口因临近禅院也便以广业相称。同时,县志以及广业渡东面村落族姓宗谱的记录表明,北宋时期,广业渡周遭区域已经是人口聚集之地。新坊沈氏始迁祖沈希古已于吴越开运二年(945),入赘上坂为婿,并于九龙溪(后改为九郎溪)也即后来所说的溪头构筑堂宅,定居发祥。其后,又有俞元,于宋熙宁(1068-1077)年间,官居台州总领,跟随主帅赴台州灭寇靖边,镇守仙居;并因仙居百姓的挽留,与长子俞柄(字汝佐,号东川)卜居西乡九郎溪,其地也就是后来的俞店。宗族的聚族而居,人口的兴旺,自然而然也就促进了区域社会的繁荣。民间相传,吴越国时期,广业寺东面的东山有码头,大丬地有窑场,窑器自东山码头装货运销台州各地。而迨至南宋后期,广业渡已经成为仙居西部的大渡口之一,并形成了市集,市期二五八,此即横溪市的前身。

宋元时九郎溪水道出现了一次大的变动。其上游的永安溪水道,自水南坎头处直接向东直冲,在俞店村处与九郎溪相连,原坎头至市桥,市桥与俞店处的溪道逐渐淤积为宜居的平地。又因广业院更名为治平院,横溪之名遂成为其地的新地名。元代的姚德恭(字符礼,姚岸人。以保阵功历升浙东副都元帅。)与清代临海叶舟的诗则分别反映了这一区域变化前后不同的景略。姚德恭的《横溪别友》云:“十里尽溪濆,鸣骖沸水云。可谁凭北望,之子向西分。岸近渔歌早,山深晓籁闻。相将重立马,踯躅夕阳曛。”叶舟的《渡横溪》则云:“竹杖芒鞋得得来,横溪溪畔小春回。霜林红叶都飞尽,但见前村数点梅。”由姚、叶两诗可见,元代至清代的三四百年间,原来的广业垟已经被称作横溪,自五都而下的溪流及荒滩变成了村落。当然,永安溪水道的变动可能也对广业渡产生了影响。笔者以为,原本的广业渡或邻近六都市桥的广业寺(笔者以为即民间传说中的东山渡),而在永安溪水道的改道过程中可能经历了向东南移了十余里,并坐落在了后来七都溪头村九郎渡(又称黄堂渡)附近。这也就是为什么《嘉定赤城志》的记录中广业渡偏离六都的广业垟、广业寺(县西七十里),距离县城六十里,而《光绪仙居县志》则认定广业渡即九郎渡的原因。

明代中后期时广业渡进入了黄金时期。尓时,六都、七都一带的横溪、溪头、俞店进入了人口兴盛时期;永安溪水运、苍岭古道则催发了商贸的发达,而广业渡恰好起到了连接陆路和水陆的枢纽作用。正如明代万历二十一年的《九龙渡碑记》(此九郎渡实为广业渡)所载的:“县治之西有九郎一渡,西联婺括,东达台宁,实为括苍要津。原设官渡,岁久船坏……不胜载行,行旅阻逗连日。”为之,由主簿曾学周倡议,出钱造船,捐田复置,以便行人。时人杨先春曾有《赠曽主簿诗》云:菜茹不入曾公房,捐俸造舟成康庄。日渡行人应且徧,溱洧何如今九郎。可见,广业官渡复置后,行旅是络绎不绝。同时,渡口周遭区域再度出现了繁荣景象,广业市也再度兴起(《万历仙居县志》载:广业市,在县西六十里。)不过,在其后的一百多年里,广业渡却由兴盛逐渐走向了消亡。

明末清初之际是广业渡的一个转折时期。期间,九郎溪可能经历了逐渐向南侵蚀的过程,原广业渡所在的九郎溪段水运功能逐渐消退。清嘉庆年间时,其地已仅可行鱼舟,俞店俞氏烈女守节抱石沉九郎溪,便是为渔夫的撑杆戳到所发现。迨至清光绪年间时,广业渡之所在已经是退化成浅滩,《光绪仙居县志》谓其“水浅可涉”。与此同时,作为对原广业渡功能的延续的渡口再度向东移动,出现了后来所说的吕前渡;商贸的运船则开始以横溪的小埠头作为主要的停靠点。而原本以广业渡为基点的广业市也向西移动——清康熙年间时已经完全被废弃,代之的是横溪市,市期依旧为二五八。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