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郑永翠:队里的“开心果”

2019-08-11 09:27:30  来源:台州晚报   作者:徐家骏

图右为郑永翠

郑永翠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她是个被人收养的弃婴,到了上学的年纪,只读了一年书就辍学干家务了。登上大陈岛那年她才15岁。但她天性乐观,爱笑爱闹,是队里的“开心果”。而今年届八十的她显得雍容华贵,颇有几分演员田华的风采。

郑永翠总是笑,笑着说自己没文化,笑着说自己傻里傻气的。刚上岛时,大陈就是片废墟,草丛中有许多人的骷髅。调皮的男孩把骷髅捡来突然举到她面前,把她吓个半死,她还是笑个不停!

大陈岛蚊子特别多,蚊帐都挡不了。夜里,她们得不断地端着美孚灯,用冒着热气的灯罩口往蚊帐上一靠一靠,蚊子就掉到灯罩里面去了,落了黑乎乎的厚厚的一圈。

垦荒第二年,队里决定敲罟黄鱼。事情还没启动呢,她先约了两个男队员,偷偷地摇着条小船,到海里“练习”去了。不料一出海就遇到大风,她拉帆索的时候,帆幔突然一转,把她拍到海里去了。她从来没学过游泳,只是本能地屏住呼吸,居然浮出了水面,两个男队员一人一只手,把她拽回到船上。

郑永翠落水的消息传到了温州。她妈急了,怀疑女儿淹死了,垦荒队还瞒着她呢。邻里们也都在背地里说她妈:这女儿不是她亲生的,死了她也不心痛。她妈就跑到居委会里去哭哭啼啼。当时温州正在动员年轻人支边,一些家长就以此为由,拒绝让自己的孩子去边疆了。居委会的电报像雪片似的飞到大陈,询问郑永翠到底是死是活。如果活着,务必要她回温州证明给大家看。被催得没办法了,她只得回去,然后天天坐在居委会里,向来往的人“展览”,证明她活得好好的。

可是她心心念念着要回大陈。但温州有关部门却把她安排到郊区养猪去了。直到1960年,她终于抓住了机会,重新回到了大陈垦荒队的怀抱。这一年,她收到了从未谋面的同胞哥哥一封信,说她有个胞弟在上大陈当兵。

当兵弟弟找到下大陈的垦荒姐姐,也许是血亲的关系,两人初次见面,就互相认出对方是亲人了。后来,部队里还把姐弟相认的故事,编排成文艺节目演出。

在温州养猪时,单位曾派她去黄岩学习畜牧业知识。在那里她认识了一个男生,两人互有好感。当时她正打算回大陈去呢。男生就向单位里打报告,也要去建设大陈岛。就这样,郑永翠给自己找了位志同道合的爱人,也给大陈“贡献”了一名技术人员。

1963年,单位派她去杭州学习会计,这时候她正怀孕6个月在身,胎位又不正。郑永翠说自己当时傻乎乎的,什么也不懂,也不知道害怕。她去杭州医院的妇产科看看,医生说她快要生了。她不信,才6个月身孕,怎么就要生呢。医生说,你赶紧回家吧,不然要生在路上了。

回到温州找了位经验丰富的老医生一看,说她怀的是双胞胎!胎儿的脑袋一个朝东一个朝西。没几天,阵痛开始了,因为胎位不正,经过好几天难以忍受的痛,终于娩出了一对女婴。

1976年回温州时,她已经是4个孩子的妈了。爱人是1982年才调回温州的。这6年来,她一个人带4个孩子,还要上班,还整天乐哈哈的,她说,以前的人都这样,也没觉得累。

她从来没责怪过生母把她丢弃,更感谢养父母从育婴堂里抱养了她。她说:养育之恩重如山,我是蛮感激他们的。

耄耋之年的她,模样依然美丽,笑容依然灿烂。让我们明白,做一个简单的人,懂感恩的人,就是个有魅力的人!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