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百丈:曾经的黄岩国营柑橘场

2018-01-13  09:15:5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余喜华

百丈安置规划图

原百丈小学

百丈柑橘场民房

从百丈山上远眺猫儿坑水库

沿长决线,经黄岩头陀镇政府前红绿灯折向划岩山方向,车轮在继续。

过溪头老街,初冬的田野一片萧瑟。我们见到一条平整的水泥路通往右侧的山村,就拐了进去,虽不知此路通往何方,但“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古训,使我们义无反顾地大胆往前开。

曾经的国营柑橘场

车子开进山脚下的村庄,道路显得逼仄起来,其实路并没有变窄,是房屋阻挡视线产生的错觉。当两侧的房屋依次向后退尽时,视线豁然开朗,一条上山的路呈现在我们面前,根据方向判断,我自以为是地认为,这可能是一条头陀通往临海的古道。

山路很平缓,两侧的山峦并不高,经过几个转弯,来到了一处三岔路口,看到路边一块指示牌,上面写着“百丈东魁杨梅基地”的字样。难道这里就是早有耳闻、没有亲眼见过的“百丈柑橘场”吗?想象中的百丈柑橘场应该位于长决线新前往头陀方向右侧的山地,因为那里曾有个叫“百丈酒厂”的企业,由于工作关系我曾经去过,感觉百丈柑橘场应该位于酒厂附近山中。带着疑惑,继续朝着路的深处开去,其实我们轮子下的这条山路,已经处于山顶的坡地上,前面的视线非常开阔。放眼远眺,周围山峦起伏,但各个山头的海拔都不高。

种种迹象表明,这里真是百丈柑橘场,所在地叫百丈山。相关历史资料记载,1955年,徐金田互助组开始种柑橘630株。1958年人民公社化时,建立头陀大公社百丈柑橘场。次年7月,转为国营农场,称百丈柑橘畜牧综合场。群众的山林、耕牛及农具折价归集体,实行等级工资制,由县拨款投资。县水果苗圃、柑橘试验站孙家汇苗圃及部分长潭水库移民划入,范围扩大到溪头、临古、孙家汇及百丈山上,布及三乡六个自然村,1969年改名百丈柑橘场。1982年实行家庭联产责任制。1986年全场244户,1918人,土地2850亩,其中柑橘314亩、梨175亩、枇杷10亩、粮田330亩、茶叶340亩,山林800亩。年产柑橘等水果350-400吨,干茶30多吨。

终于水泥路开尽了,进入沙土路,路边有两三栋房子,没有看到人影走动,再往前路也没了。我们在一处房子前掉头,一只黄狗懒懒地卧在门口空地上,见我们打扰它,一声也不吭,挪了挪屁股,给我们腾出倒车的场地,然后默默地看着我们进来又离开。

猫儿坑水库,那个年代的小水利工程

掉头开了百十余步,我们将车子停在一处开阔的沙石地上,这是一个顺势而下的向阳缓坡,顺坡向前有很原始的土路,在我们前方约五十米的地方也停着一辆越野车。目光再向前,透过绿色树林的间隙,看到有一泓碧波。前面有湖水,准确地说,这山中的湖,更有可能是人类的杰作。

我们自然兴奋了起来,沿路往下走,走到刚才看到的越野车前,宽阔的可供车子行进的路没了,前头只有供一人行走的小路,两旁是杂草和灌木,再走一段就没有路了,需要自己在树木和荆棘间趟出路来,好在这些地方都曾有前人走过,并不艰难。果然,我们很快就穿出了树林,来到了湖边,只见湖岸上有三人在垂钓。我们上去与他们打了个招呼,原来三位钓鱼人也是黄岩城里来的,问他们这是什么地方?回答说:“猫儿坑”。猫儿坑,十分陌生的名字,这里我们以前没来过,竟然也从没有听说过。灵机一动,打开微信里的地理位置,马上显出几个地名来,“百丈柑橘场”、“头陀百丈村”、“猫儿坑水库”,原来这里真是一个水库,与我事先猜测的一样,而百丈柑橘场与猫儿坑水库在同一个地方。

我们下来的这处湖面很窄,是一处弯口的尽头,避风,真是撒钩垂钓的好地方,同伴上前将他们的盛鱼网兜提出水面,见钓上来的鱼不多,不过三五条。在此见到水库,已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不可错过的风景,于是撇下几个钓鱼人,我们沿着湖岸朝着弯口水面开阔处走去。到了弯口处,湖面向左向右同时延伸,整个湖面并不大,左右两侧的尽头都在目力所及处,原来整个湖面呈“丫”字型,感觉这形状似曾相识,仔细一想,这不是一张猫儿脸吗?原来“猫儿坑”由此而得名。我想,如果站在高处俯瞰,猫儿坑就更加生动形象了。当天时近傍晚,湖面升腾起淡淡的雾气,对岸青山如黛,倒映水中,微风渐起,湖面荡漾起轻轻的涟漪。

事后查2002年版《黄岩县志》记载,猫儿坑水库建于“大跃进”时期的1958年,总库容113万立方米,集雨面积1.2平方公里,属于小一型水库,原属于头陀广兴岙村。

百丈新村:美好蓝图规划中

返回到来时的三岔路口,为了满足好奇,我们没有即刻往回开,而是开往另一个方向,行至深处,路边不断露出一幢幢民房,百丈村的村部大楼,曾经的村小学校旧址,这些都向我们证明了这里就是曾经的百丈柑橘场。我们继续朝着有路的方向开过去,没有路时就折回来,终于把村庄的大部分角落都兜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几棵橘树的影子,一路上也鲜有人影。想来曾经辉煌的百丈柑橘场已经荒废,如同曾经驰名中外的黄岩蜜橘,随着区域经济的发展,拦河筑坝导致水土环境、流域小气候的改变,以及劳动力成本的上涨。曾经好吃的“黄岩蜜橘”已没有过去那么甘甜,曾经的橘树已经不再成为农民赖以谋生的资源,曾经的柑橘产业已经不再成为当地经济的重心,自然而然成为历史的过客。

去年5月11日,黄岩区召开百丈柑橘场征迁改制动员会,百丈征迁项目正式启动。5月28日,《黄岩区百丈柑橘场改制方案》获得高票通过。我们在原百丈小学的围墙上,看到了高高张挂的百丈安置规划图。看来,在不久的将来,一个崭新百丈新村将呈现在人们面前。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