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吕志贤: 竹簧刻出岁月长河

2019-06-14 08:44:4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陈伟华

吕志贤在创作翻簧竹雕。

位于黄岩的翻簧竹雕艺术馆内,阳光轻抚过墙垣,在翻簧作品陈列柜上洒下斑驳的光影。年轻的传承者和古老的手工艺,同处一室已长达14个年头。传承者名叫吕志贤,在黄岩翻簧竹雕这项技艺中拥有同等资历的匠人里,他是最年轻一员。

佳作屡获殊荣

6月6日上午,步入艺术馆古朴的庭院,看到一张张工作台,台上陈列着竹簧和不同规格的工具刀,吕志贤就坐在工作台前的凳上,专心地雕刻一件翻簧作品。

“取簧、造型、雕刻、油漆,创作一件完整的翻簧作品,程序非常复杂。它需要几十道工序,4个大工种,尤其考验手工艺人的刀工。”吕志贤介绍,“翻簧竹雕的特点是竹簧为纸,以刀代笔,精工细作,精雕细镂。加工后的竹簧厚度一般只有0.5毫米,可用于雕刻的,只有0.3毫米左右。”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摆放着的《自相矛盾》《熟能生巧》等作品。这些作品的创作灵感,源于中国经典成语故事。

在创作翻簧竹雕挂屏《自相矛盾》前,吕志贤曾查阅大量资料。之后,他用浮雕的艺术手法创作,局部采用印刻工艺。通过不断练习和揣摩,他将卖盾和矛的楚国人以及身边十多位围观者讥讽和嘲笑的神态刻画得活灵活现。

2018年11月,在第十一届海峡两岸(厦门)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该作品荣获“海峡工艺优秀作品金奖”。除了这件作品,他精心创作的《熟能生巧》在浙江民间艺术绝技擂台赛上斩获金奖,作品《赏牡丹图》则获第六届中国木(竹)雕展优秀作品银奖。

经过多年努力,他还获得首届“台州工匠”、台州市五一劳动奖章等诸多荣誉。

漫漫学艺路

吕志贤出生于1988年1月,绍兴新昌人,自幼酷爱美术。2005年,他高中结业后,师承黄岩翻簧竹雕工艺美术大师顾启望。而他的拜师学艺,是一个偶然。一次,吕志贤的外公去顾启望家观赏翻簧,这以后,便有了吕志贤来黄岩学艺这事。

“我们出生在一个好时代,小时候不愁吃穿,长大了不愁就业,选择还是挺多的。当我刚开始学习翻簧竹雕时,很多朋友不理解,为什么要选这个没有什么‘钱途’、还极度考验人耐心的手艺。”吕志贤说。

但他觉得,爱上翻簧竹雕是一种必然。“我的性格比较安静,适合这样一份跟自己较劲的工作。这门技艺其实就是苦练功,基本功扎实后,再是大胆的创意。每完成一件作品,我就特别有成就感。我常常一坐就是一天,刻一件大作品的时候,日子过得飞快。”

作为初学者时,熟悉和了解翻簧材料是非常重要的。吕志贤多次到竹林深处,对竹子进行深层次的了解。在师傅的悉心教诲下,他逐渐掌握了翻簧竹雕的各种刀法、表现技法和竹簧制作技术。

学艺充满了艰辛,有件事令他至今难忘。2014年夏季,前来订购翻簧竹雕的人很多,他买了1500公斤的毛竹。一天下午三点,送竹人把毛竹放在艺术馆门口就径自走了。而大门离存放毛竹的后院,还有一段距离。吕志贤只得头顶烈日,大汗淋漓地把毛竹一根根往后院搬。直至晚上7点,他才搬完所有的毛竹,接着,就要开始劈堆积如山的毛竹。

因为毛竹干后不易劈,他一边劈竹,一边泡水,如此反反复复,连续劈竹半个月。

坚守与传承

“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很少有人能静下心来,坚持下去。做这个行业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在学艺的路上,吕志贤也曾彷徨过。

2006年,他受邀到澳门参加展会,首次接触来自全国各地的传统手工艺。“原本认为自己踽踽独行,后来发现全国有这么多人坚守着传统工艺,忽然觉得自己并不孤独。”这场展会在吕志贤心中,种下一颗希望的种子,他坚信自己喜欢的老手艺会有美好的明天。

2007年,黄岩翻簧竹雕先后被列入黄岩区、台州市和浙江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6月,它又被国务院公布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翻簧竹雕的正名,在吕志贤的心中增添了一份底气。

2015年,非遗传承者迎来春天,国家开始全面培养非遗传承人。经推荐,吕志贤赴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上海大学和浙江师范大学“取经”。通过培训,他有了很多新的认识,领悟到非遗在继承传统的同时要不断创新,更要融入日常生活,才能实现传统文化保护与传承的良性循环发展。

2015年,黄岩区开展非遗进校园活动。为了让年轻人了解翻簧竹雕的历史,翻簧竹雕艺术馆与黄岩澄江中学结对开设了翻簧竹雕公益课,至今已有四年。吕志贤一直担任老师,向学生传授这门手艺。此外,他还与学校合作开发《翻簧竹雕校本课程》,并将翻簧竹雕艺术馆作为非遗展示宣传实践的重要基地,获得台州市重点课题立项。

“现在的孩子都很聪明,接受力强,在这个年龄段又比较好动。在上翻簧课时,我就引导学生去刻一些他们喜欢的卡通人物、明星偶像等,来培养他们的兴趣。目前看起来,大部分学生都喜欢上翻簧竹雕课。这不仅提高了他们的动手和动脑能力,也为推广和普及非遗文化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吕志贤说。

吕志贤坚信,在未来的岁月里,他依然会手握刻刀,刻画有无限广度的“江湖”。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